充电线又坏了

奇奇怪怪
进行时……
🎅🎅🎅

【龙博/伪现实向】分手倒计时(一)

距离出发时间还有十个小时,方博只在行李箱里放了一些洗漱用品,许昕打来电话的时候,方博正对着床上的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发愁。


“喂,方博儿,干什么呢?”


方博拿起手机,把衣服推到一边,坐在了床上,“还能干啥,收拾行李呗,怎么,你收拾完了?”


手机那头传来了两声轻笑,“早收拾完了,就你这慢腾腾的性子,明天可别迟到了。”


方博忿忿地哼了一声,说道:“你别瞎操心了,明天我肯定比你早到。”


“那行,明天见吧。”


方博摁断电话,倒在了被褥里。头顶的灯光有些刺眼,方博捂住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周前,刘国梁把方博,许昕,张继科和马龙叫到了一起。


其实,自从递交了退役申请后,他们四个人就再也没有碰过面了,每个人都忙碌了起来,天南海北地跑,张继科回了青岛,许昕追星追到了国外,马龙……马龙在干什么呢?方博猛然发现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马龙的消息了。


这样自然比不上在国家队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聚会倒也去了不少,但是算一算他们四个人都在的时候,却是没有的。


方博以为刘国梁这次是给他们几个准备了场“践别宴”,就是那种喝两杯酒,然后讲点掏心窝子的话,这样的宴会。


在赴会的路上方博一直在心里打草稿,要感谢教练,感谢队友,尤其是刘总教练,头发越来越白了。方博想着离开国家队那天,刘国梁的那声叹息,鼻头不禁泛酸,到时候哭了可就丢人了。


然而,方博没有哭,想了半天的致辞也没用上。


刘国梁向他们几个介绍了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是一位电视台的导演。


方博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大致意思就是导演要做一档旅游类的综艺节目,想请他们几个参加。方博对娱乐圈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既然是刘教练给搭线的,参加也可以。


其他几个人也答应了下来,许昕在一边问着一些细节问题,方博借此机会朝许昕的方向望去,偷偷瞥了眼坐在许昕身边的马龙。


那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今天没有抹发胶,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下巴的胡子没有刮干净,露着点青茬。


那天张继科请客吃了顿饭,饭桌上觥筹交错,几个大男人聊起天来也有些激动。可是,方博又瞥了眼马龙,今天整整一个下午,马龙一个正眼都没看过他。方博低头小声地骂了句,小气鬼。





一起录节目的还有四个明星,送机的粉丝必然少不了,浩浩荡荡的一拨人挤在机场,让方博有种也成为了大明星的错觉。


“方博儿,”许昕戴着他那款骚气的墨镜挤到了方博身边,“待会儿…………”


“什么?”粉丝的声音太大了,方博根本听不清许昕的话。


“我说!”许昕稍微弯了弯腰,凑近方博的耳朵喊道,“一会儿跟紧我,别被人群挤散了!”


“行!”虽然方博很想怼上两句,可是看着人山人海的阵势,方博还真怕出事,毕竟以前也走丢过。


听到方博的回答,许昕怔愣了一瞬,今天怎么这么听话?想着又揉了揉方博的脑袋,还是有点可爱。


看到许昕的摸头杀,粉丝的尖叫声顿时更大了。


“许昕那边怎么了?”人群另一边的张继科正低头玩着手机,突然听到了一阵尖叫声,抬起头来望了望。


“不知道。”


张继科看着马龙面无表情地望着许昕和方博的方向,感觉这哥们儿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或许是人太多了,张继科知道马龙很注重个人隐私,以前接到节目邀请也是能推就推,真推不掉了就会生上一天的闷气,脸板起来吓得其他队友绕着他走,这次怎么就答应了呢?





飞机不知道飞了多久,方博醒来的时候许昕正在吃着水果。


“哎,你醒了?”


“嗯。”


“来吃点水果清醒清醒,马上就到了。”


接过许昕递过来的水果,方博朝座位后面望了望,张继科在和导演聊天,马龙在闭目休息,耳朵里还戴着那条黑色的耳机。


发现方博一直朝马龙那边望,许昕也往后看了看,“哎?我师兄咋还睡着呢,得快点让他醒醒。”


“没事儿。”方博转过身子,及时阻止了就要有所行动的许昕。


“嗯?”


“啊,”看着满脸疑惑的许昕,方博急忙解释道,“我师兄不是在那儿吗,他会叫醒马龙的。”


“也对。”许昕想了想,又安心地吃起了水果。


其实根本不用喊,方博知道,马龙戴着耳机的时候从来不会睡着。





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酒店。


作为综艺节目的一部分,房间的分配也是个看点。由于是节目的第一站,导演决定让嘉宾自己选择室友。


导演说完后,方博就看见许昕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还没等许昕开口,马龙已经接过了导演手里的房卡,“那我和大博儿一间房吧。”说完,冲着发愣的方博挑了挑眉。


莫名受到挑衅的方博有些紧张,怎么办,比电视剧更狗血的事情出现了,前男友主动要求和我住一间房该怎么办?






tbc.





【龙博】嘘!天黑了

●bud,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



【1】

“呼~终于走了,吓死我了!”方博摘掉帽子,长叹一声,瘫倒在了床上。


“周雨可真能说。”


默默吐槽了一会儿,方博翻了个身,拿起床头的镜子,上上下下照了个遍,发现头顶的一对猫耳朵还没有消失。


“这可咋整?”方博皱起了脸,头顶的耳朵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微微动了两下。


两天前,方博正在屋里直播,看着屏幕里飞快滚过的字,眼晕的方博看到了一行加大加粗的飘屏“你喜欢马龙吗?”


说起来方博已经好久没直播了,这次还是为了他的兄弟旺旺才答应了直播,毕竟是多年的情分不是?


长时间不直播的后果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知道说什么的后果就是看见啥就说啥,方博把问题念了出来。


念完之后才猛然惊醒,我在说什么?


虽然这就是个最常见的问题,毕竟网友们总是热衷于猜测队员之间的关系,可方博却慌了神。


因为他真的喜欢马龙,不是那种喜欢,而是那种喜欢,想要和他胡搞乱搞的那种喜欢。


平常网友总是问他是不是喜欢许昕,可今天却问了在他们眼中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马龙。


不按常理出牌啊这是!


可后悔也来不及了,为了使自己显得更加真诚,方博睁大了他那原本就大的眼睛,对着手机屏幕说道:


“喜欢啊,我们都,都挺喜欢马龙的,他球打得好。”


【2】

直播结束之后,方博收到了邱贻可发来的微信:


侄儿,你的眼睛够大了,别再睁了。瞧我眼睛比你大.jpg


侄儿,我朋友问我你是不是那个旺旺的原形,你啥时候发展的副业啊,我咋不知道?惊讶.jpg


侄儿,看看你妹妹可爱不。心心心心心心.jpg


又做我的表情包,我这必须得给他拉黑了。


方博正噼里啪啦地打着字,突然觉得头顶又热又痒,就伸手去摸。


“哎呦我去!这什么玩意儿?”


【3】

方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猫耳朵在头顶欢快地动来动去,越看越吓人。


“这到底咋回事啊?”方博觉得自己快哭了。


就在方博考虑自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毕竟国家有规定“建国后不准成精”,猫耳朵消失了。


方博惊讶的呆若木鸡,就是字面意思,此时的方博呆得像个木鸡,多亏手机铃声唤醒了方博。


是方博之前定的闹铃,已经十二点了。


方博小心地摸了摸头顶,确定没有东西后松了口气。


“大概是我太困了,得赶紧睡觉。”


【4】

第二天醒来,方博又摸了摸头顶,什么都没有。


“哎?这个梦可真够吓人。”


确定自己是做了个梦,方博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放心地训练去了。


训练结束之后,方博正准备和周雨去吃饭,被马龙叫住了。


“大博儿,这是邱哥让我给你的。”


一个旺旺抱枕。


方博嘴角稍微抽搐了两下,还是接下了抱枕。


“你那直播我看了,你怎么那么紧张呀?”


方博原以为接了抱枕就能走了,却没想到马龙主动和他聊起了天。


“那我是好久没直播了,有点紧张,嘿嘿。”


“哦,对了,我昨天买了只猫,给玘哥看了,玘哥说长得挺像你,哈哈。”


还在跟着马龙傻笑的方博在听到猫之后完美诠释了“垂死病中惊坐起”的精髓,他突然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不是一个梦。


“队长,我,我饿了。”


“那你快去吃饭吧,我听说食堂新上了个糖醋排骨,去尝尝。”


“嗯,我知道了,那我,我先走了!”


“去吧。”


方博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宿舍,果然头顶又开始痒了,一双猫耳朵又长了出来。


然而夜里十二点之后,耳朵却自动消失了。



【5】

发现了“规律”之后,方博心里总算有了点底。


幸亏白天不长,好像是太阳落山之后才出来的?


方博正在宿舍里摆弄着耳朵,突然有人敲门。


“博哥你在吗?我来给你送饭!”


是周雨!


方博慌乱地捂着耳朵,应了一声,


“哎,在!等,等会儿!”


方博连忙从床上抓过一个帽子戴在了头上,确定看不出耳朵后才忐忑地给周雨打开了门。


“博哥你怎么没去吃饭?”


“我,我不……”


“哎?你怎么戴着帽子?”


眼看着周雨就要来摘自己的帽子,方博急忙抓住了周雨的手腕,


“我有点感冒,咳!咳!冷。”


“那你多穿点,多穿点,”周雨提了提手上的饭,“那你还能吃荤的吗?龙哥让我给你送的排骨。”


“能,这必须能吃,也不是很严重。”


“那行,哎,博哥我给你说……”


……    ……



【6】

训练提前结束了,方博看了看太阳,决定还是回宿舍躲着。


刚回到宿舍,门就响了起来。


“大博儿,在吗?”


是马龙。


方博看了看时间,还早,马龙应该待不了太久。


也没找帽子,方博起身去开门。


“听说你感冒了?”


“啊,那个,就是小感冒,好多了。”


“我让我妈给你熬了点梨汤,趁热喝吧。”


方博接过梨汤,打趣道,“真的是伯母熬的吧?”


上次感冒的时候,马龙不知道从哪儿学了熬梨汤,熬了整整一个小锅,结果喝得方博拉了两天肚子。


“不是我熬的,不用怕。”马龙笑着揉了揉方博的头发。


方博摸着马龙揉过的地方,突然感觉头顶热热的。


收拾完碗筷,马龙对方博说,


“大博儿,明晚有空吗?”


明晚?方博的眼皮突然跳了跳。


“队里让我做个直播,可是我又不懂这些年轻人玩的东西,就想让你帮我个忙。”


这绝对不行啊!方博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


“明天晚上,可能……没空,那个,张继科他会,你让他教教你。”


“可我想让你教我,可以吗?”


马龙微微皱起了眉,歪着头看着方博。


方博感到心跳快了几拍。


绝对不是我肤浅啊!你喜欢的人对你做出了疑似卖萌的动作你能忍吗?不能!


虽然很想和马龙呆在一起,可是耳朵怎么办?


方博朝窗外望去,糟了!太阳太下山了。


“大博儿?你怎么了?”


“嗯,啊?没,没事儿,我就是,我就是,我,我……”


方博越说越急,眼看就要天黑了,头顶开始发痒了,方博觉着有什么东西就要跑出来了。


“我,我喜欢你!”



【7】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了天际。


屋内很静,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方博呆住了,他现在只想扇自己两巴掌,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大博儿?”


“嗯?”还在懊恼的方博无意识地应了一声,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耳朵,方博连忙给马龙解释。


“那个……”


马龙捂住了方博的眼睛,方博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飘散在了空气中。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他的手掌好湿啊。


“你可要说话算数。”马龙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什么?”


屋里又静了下来,方博却感受到了马龙越来越近的呼吸和一个落在额头的吻。


“我也喜欢你。”









End.

互道喜欢之后耳朵就不见了👍



【龙博】Find you(短,一发完)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翼年代纪》(好像是这个名),借用里面的梗,还有些奇幻剧情(什么鬼),大概是一个寻找真爱的故事?

●bug,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






又做梦了。


马龙醒来的时候心跳得厉害,空调被停了,身上出了汗,黏湿的感觉让马龙稍微找回一丝真实感。

屋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马龙抬头看了看表,3:05,比昨天早了二十分钟。

找到遥控器,又打开了空调。渐渐地,冷气充斥了房间,空调嗡嗡的声音让马龙冷静了下来。

已经连续三天了,这三天马龙总是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无垠的星空,漂浮的陨石,还有方博。

马龙认为自己不是个很迷信的人,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合,马龙不得不开始思考方博和这些梦的联系。

老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是一点都不错。马龙不禁开始想,是不是自己老想着方博才会做这些奇怪的梦。

想到方博,马龙心情又好了起来。

意识到喜欢方博是不久前的事情,大概就是三天前?这么一想这些梦还真有可能和方博有关。

喜欢上方博并不是一件难事。可能是一个月前,也有可能是三个月前,或许更久一点,马龙开始发现自己总是喜欢盯着方博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马龙感到有些奇怪,并且开始回避方博。

平时除了练球外几乎就没再和方博说过话,直到有一天张继科找了过来。

“哎,你怎么回事?”

“什么?”

“方博儿啊,”张继科转过头看了看正绕着场子捡球的方博,又转过头来对马龙说道,“他怎么招惹你了?”

马龙也偏过头去望了一眼,正好看到许昕拿了个球逗方博玩儿,“没有,他哪里招惹我了,你为什么这么问?”

“还没有呢,你看你这脸臭的,方博傻,我可不傻,这两天你总是给他甩脸子,到底怎么回事?”

“真没事儿。”马龙收拾好了包,想了想还是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是我自己的原因,这两天有些燥了。”

张继科将信将疑地看了马龙一眼,又叮嘱他道,“方博儿虽然看起来傻,可心里还是挺在乎的,你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察觉,你好好整理整理。”

马龙应了一声,心里却懊恼起来。马龙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问题,就算和方博有关,也不该躲方博,更何况自己躲开了心里还是奇奇怪怪的。

想通之后马龙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盯着方博笑。

看着和队友笑作一团的方博,马龙的心里有些酸涩,可他也为自己前段时间的失态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大博儿这样的小孩儿谁不喜欢呢?马龙相信他们对于方博的喜爱是出于同一个心情。

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马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方博的眼睛。

什么样的眼睛最好看呢?看着微博上的问题,马龙的脑海中几乎是立刻浮现出了方博的模样。

评论里有很多漂亮精致的眼,可马龙认为他们都比不上方博的眼睛。

马龙描述不出方博的眼到底好看在哪里,只是每当自己凝视着他的双眼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星光烂漫,也能听到心动的声音。

方博眨了眨眼,上下的睫毛如翻飞的蝴蝶,在马龙的心里刮起了阵阵暖风。




三天前,队里组织去爬山,男人至死都是少年,而少年的心里总是有些莫名奇妙的热血情怀和浪漫主义,因此队友们准备在夜里出发,去山顶看一看日出。

爬到一半,大家开始打趣起夜里爬山这个决定,饶是运动员也经不住了,山越来越陡,马龙让大家休息一会儿。

坐在石头上休息,马龙开始在吵嚷的队友中间寻找方博的身影,转来转去,在一棵树旁发现了方博。

方博正抬着头看着夜空,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眼睛亮亮的,嘴巴也傻傻地张着。

马龙顺着方博的视线看去,头顶是一片璀璨的星空,大大小小的星粒散落一片,仿佛触手可及,最显眼的就是北斗七星。

大概是看到了北斗七星吧,果然还是像个小孩儿,马龙笑了笑,又去看方博。

方博已经盯着星空笑了起来,像是感觉到了马龙的视线,方博转过头来冲着马龙笑,手里还指着天空,“队长你看!北斗七星!”




马龙打了个寒战,从回忆里清醒了过来,拿过遥控器一看,空调的度数太低了。

关上空调,马龙打开了窗户,还是感受一下自然风吧。

夜里暑气散尽,微凉的风争先恐后地跑进了屋。马龙抬头看了看星空,北斗七星晃晃地挂在空中,马龙笑了笑,有些幼稚地指着夜空的星说道:
“你们可比不上他好看。”




尽管睡得很晚,可马龙还是按点醒了过来。训练的时候方博又迟到了,看上去像是没睡好,整个人都很憔悴。

马龙又担忧起来,方博持续这样的状态已经一个星期了,刚开始的时候马龙找方博谈话,可方博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开始无缘无故的失眠。

看今天的样子,昨晚应该是又失眠了。训练结束之后,马龙打算再和方博聊聊,可是没想到方博先拦住了马龙。

“队长,我给你说个事儿。”方博神叨叨地压低了声音,拉着马龙往更衣室的方向走。

“大博儿,怎么了?”马龙任由方博拉着,心里却涌上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这儿不方便说,我们去更衣室。”

到了更衣室,方博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稍微松了口气。

“大博儿,什么事儿?”

“我觉着,我失眠可能和你有关。”方博摸了摸鼻子,悄悄地抬头看了看马龙,见马龙一脸疑惑,又继续说了下去,“就一星期前,我开始失眠,晚上老是梦见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直到三天前,就,就我们爬山回来那天。”

“我的梦开始变清楚了,我梦里,都,都是你。”

马龙曾经在歌里听到过,“确定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心有灵犀这个词大概和这句歌词一样奇妙。

听完方博的话后,马龙抓住了脑海中闪过的一些念头,他看着有些慌乱的方博,说道,“我知道怎么治好你的失眠。”

“怎么治?”方博有些兴奋地看向马龙。

看着方博亮亮的眸子,马龙想起了那晚明亮的星,笑了起来,轻轻说道,“这样治。”

一个吻落在了方博的唇上,像是羽毛轻轻抚过,马龙的吻让方博的心有些痒。




当天方博搬到了马龙的宿舍,美名曰替方博治疗失眠症。

方博看着高兴地合不拢嘴的马龙,愤愤地指责,“你,你这是别有用心!”

马龙整理好床铺,打开了窗,对着方博说道,“我还会心怀不轨呢,要不要试试?”

“心怀不轨?”一天内接受了太多信息量的方博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指着国乒队长骂道,“要不要脸!竟然跟我玩儿成语接龙!”




夜静了,两人伴着微风睡下了。

睡梦里,马龙终于见到了梦境的后半段。

飞船遇到了不可控的陨石,方博受了重伤,记忆碎片散落在了不同的时空。

“想让他醒来就必须找到全部的碎片。”

“一旦进入平行时空,你一切有关现在的记忆就会消失,能不能唤醒他的记忆就凭运气了。”

“要试吗?”

“嗯。”

不管你在哪个时空,我都会找到你,爱上你。









End.






感觉这个设定好中二啊(捂脸ing)




【公示】嫩姜

666666简直了!昨天在微博上看到有姑娘挂她们,截图中的言论真的是十分恶心了,既然你们觉得方博不好就不要喜欢他,不要用他圈钱,ball  ball你们有点骨气,要点脸好吗???

扶苏:

首先  这段话时的我是很认真很认真的  没有任何调侃的成分在
其次  说给所有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关注我的博粉  和其他哥哥的粉无关  可无视
最后   我现在不止认真  还非常非常非常愤怒以及恶心


刚才  一个七人神秘组织(头一回听见有人把集体私生行为叫的这么007的   她们七个怎么不围坐一桌歌颂她们伟大的嫩姜呢)给博儿塞了个帆布包  还拍了照  而那个包是著名钱唯嫩姜出品
至于这位极品做的那些极品事  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吧
而把自己出的周边送给正主的行为   有喜欢龙队和科科的小伙伴吗  这个套路眼熟吗
把不要圈真人写在简介里的人  却塞自己玩偶团子周边给正主   然后打着get同款的名义圈钱
能圈的办法都圈了  能忽悠的群体都忽悠了
如今嫩姜又盯上了小圆脸  画仓鼠送帆布包  这时候多有爱  好像之前贬低他  他赢球时丧他  用颗奶糖代表他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我已经在微博上圈过很多次  但是没用  拦不住嫩姜圈钱的脚步  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说  才能让还围着这位钱唯的所谓博粉清醒清醒  也不知道嫩姜要怎么才肯放过这个圆脸宝


这样吧   那就简单粗暴的发次粉籍   头一回干这活  还真有点紧张


别的地方管不着也不想管   但是在我这里   在我心里  在我眼里  任何买嫩姜帆布包以及之后她出的博儿周边(我非常确定她会出的)的所谓菠萝  还有在评论区里为一个仓鼠追捧她的所谓菠萝   一律是博黑在披皮
一杆子打死怎么了  冤枉谁了吗


所以  有打算给该bitch送钱的博粉  请换掉和他有关的头像和ID   真不想因为你一个智障  让所有人都觉得博粉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反而追捧着一个讽刺过自己哥哥长相成绩比赛的人的傻子群体   平时多说爱他都没用  只要买嫩姜的博儿周边  只要在评论里为嫩姜说话  那在我这儿  你就是反装忠


#这个永远不删#

原来是这样,又被科普一个

djovjignj:

       首先很抱歉占用tag,毕竟这里是咱们的自留地,但是这些东西我真的很想让更多的菠萝看到,看到所谓的团饭大大,对我们心尖上的小哥哥,到底怀着怎样的用意。
       配图即为所见,这些图片都还存在,无P无改。 
1p.胖球春晚结束后粉丝太热情,博哥上营销号爱豆素颜热门第一后大大的言论; 
2p.博哥春节休假期间给后援会供图之后大大的言论; 
3p.强行无视私信评论里一堆粉丝建议,出钥匙扣用奶糖代替博哥; 
4p.用博哥自己微博图强行放飞磕CP糖; 
5p.继续忽略粉丝长达几个月的小仓鼠小豹子小刺猬建议,所谓征集新形象; 
6p.图片无关CP乱打TAG蹭热度;
7p.卡塔尔1/8决赛即时微博自由心证; 
8p.继续卡塔尔1/8决赛,1/4决赛及半决赛即时微博;

9p随手转发淘宝钥匙扣定价; 

10p.钥匙扣预售期间大大所得收益(PS求问下这趟卡塔尔博哥的收入,应该还没有大大一次钥匙扣高吧)
       再次致歉鞠躬,只是希望菠萝们擦亮眼睛识人吧,咱家画的很棒的画手多的是,真的不必赶着送钱求人家画团子。还是那句话,不是真心喜欢的东西真的演不出来,大大你又是何必呢。以上。
      

旧图新说(什么鬼😂😂😂)

啊啊啊!忘了一件事,这两张图是我之前从lo上看见保存的别的姑娘的图,如果不妥当请姑娘们指出来,会删的,抱歉抱歉🙏🙏🙏🙏🙏🙏🙏🙏🙏🙏

论龙博两人相配的点(瞎说,cp脑,请不要当真)

p1,拿酒杯时两个人手放的位置,队座这个喝酒的姿势和小博儿一比莫名的攻气冲天

(怎么办,感觉小博儿喝酒的时候也这么可爱🙈🙈🙈)

p2,小博儿的酒量应该不好,从图片中裸露的地方来看,我怀疑小博儿是那种一喝酒浑身上下都会红的人🙊🙊🙊

还有队座搭在小博儿肩上的那只手,有没有觉得大拇指在轻轻抚摸小博儿的脖子!!!有木有!!!

还有两点让我性奋的就是这两个人的年龄差+队长与队员的身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已授权

两个小可爱∪・ω・∪

图来自这个👉可爱的lo主 @HIAUNTIE

【昕博】Rose(短,一发完)

一个能听懂物件说话的小博儿

ooc

神经病画风

一切都是我编的,请勿上升真人



【1】

方博打开门,看见了地上还带着露水的玫瑰花。

已经三天了。

连续三天,每天早晨方博的门外都有一朵玫瑰花静静地躺着。

方博弯腰拿起玫瑰花,走进屋里把它放进了窗台上的花瓶里。

“到底是谁呢?”

方博摆弄着花瓣,决定今天重点观察林高远,“林高远这么喜欢粉嫩的东西,说不定是他送的。”

“不是他啦。”

一个慵懒的女声响起,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突兀。

“谁?谁?”

方博惊恐地瞪大了原本就大的眼睛,鼻尖冒出了汗。

“我,”听上去语气有些不耐烦了,“这儿呢!这儿呢!”

方博看着瓶里的玫瑰花,嘴角抽搐起来,

“是……是你……吗?”最后的疑问词被吓得破了音,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2】

一个夏日的清晨,二十四岁的方博同志发现了自己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

“所以说,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听到你说话?”

“对啊。”

玫瑰花静静地呆在花瓶里,方博却好像看到她抖了抖身上的露水。

“那,那你之前说不是林高远送的,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的主人不是他。”

“那是谁,你的主人?”

“哼,我不会告诉你的。”

傲慢的语气,方博简直能看到玫瑰花小姐翘上天的下巴。

“为什么啊?”

“和我撒娇没有用。”

“哎?我,我没撒娇啊。”

被一个女孩子说在撒娇,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们有自己的原则,”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所以是不能告诉你的。”

“你,你又是?”

“门,我是你的房门。”

怪不得这门老是吱呀吱呀地响,原来是个老人了啊。

他是门的话……

“那您一定看到是谁送的花了?”

“没有,咳,那个,我有点老花眼,没看清。”

“啊,这样啊。”

屋间安静了下来,方博挠了挠头,对着门说道,

“那啥,我过两天给你换个猫眼吧。”

【3】

方博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房间会这么热闹,一句替门“换个猫眼”炸出了不少原本沉睡的家伙。

“替我换个发条吧,这两天我好像转不动了。”

“把我放到玫瑰姐姐身旁好不好,我每天都晒不到太阳哎。”

“给我洗洗澡啊,我都快脏死了!”

…… 

“你下次打球不能再抱怨我了,不然我就告诉许昕的球拍,你喜欢许昕!”

一个小男孩略微沙哑的声音在众多请求中“脱颖而出”。

“哎,你,你别瞎说。”

方博拿起自己的球拍,有些着急的打断了他的话。

房间又安静了下来,窗帘被风吹得飘了起来,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哦~你喜欢许昕~”

方博万万没想到,自己多年的暗恋被一个球拍看了出来。

“马上就要训练了,我不跟你们说了。”

方博匆忙地换好衣服,拿着球拍出去了。

关门的时候还能听到屋里的吵闹声,

“他害羞了!”

“害羞了,害羞了。”


【4】

走到训练场,方博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崩溃,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球拍竟然是个话唠,你主人我可是高冷的高富帅啊!

“小方博,我昨天又和主人一起睡的,嘻嘻嘻!”

“不错啊,继续努力!”

喂,队长的球拍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嗨,小方博!”

“呦,小周雨!”

“打爆一切!”

“打爆一切!”

你们这是什么奇怪的问候啊!

方博觉得此刻的自己一定像个傻子,竟然会吐槽两个球拍。

“方博儿,给我擦擦拍子。”

“哦。”

方博拿过张继科的球拍,正要下手,听见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哦?方博儿,你就不能对我热情点?”

“好歹我也是你师兄啊。”

我师兄的球拍好吗!

“对了,小方博,你主人找到送花的人了吗?”

“还没。”

为了不显得自己像个神经病,方博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拿起球拍小声地对他说道,

“哎,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

球拍更小声地回答,

“我为了帮你找到送花的人啊!”

“那,那你找到了吗?”

“没有,我问了好多球拍,不过……”

“不过什么?”

“我还有一个人的没问。”

“谁?”

“方博儿,你干嘛呢!”一只手大大咧咧地搭在了方博的肩上,是许昕。

“没,没干嘛。”

“对,就是许昕!我还没问他的球拍!”

方博努力忽视球拍兴奋的叫喊声,拉住了许昕的衣服,“走,咱俩练两局去!”

球被方博打得啪啪作响,却依旧盖不住球拍的讨论声。

“你主人是不是给我主人送花来着?”

“是啊,怎么了?”

啪!一个球被打爆了。

【5】

方博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听着屋里叽叽喳喳的声音。

“他肯定喜欢你!”

“对啊,对啊,快去告白吧。”

“去吧,去吧,错过了就晚了。”

“可是……”方博皱着脸,咬起了手指头,“人家也不一定喜欢我吧。”

“怎么会,他一定是喜欢你!”

“对啊,小球拍还告诉我他想约你明天一起去看电影。”

“估计一会儿就来了。”

“啊!你,你不早说!”

方博站起来,紧张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勇敢点啊,加油!”

门发出了吱呀的响声,

“方博儿?在吗?”

是许昕。

“啊,在,在!”

“加油啊,告诉他!”

“上啊上啊,打爆一切!”

“他对你的喜欢,”一直沉默不语的玫瑰花清了清嗓子,“是你想不到的,放心吧,去告诉他。”

“好,我,我试试。”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晚风吹过,吹起了窗帘。

“你,你们?”

声音消失了,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方博看见玫瑰花瓣上落下了一滴水珠。

“方博儿,明天看电影去不?”

“那个,许昕,我,我有件事想给你说。”










End.

天哪,方博爆可爱了,还捏自己的小肚子~

【獒博】低血糖(短,一发完)

ooc     ooc     ooc


一切都是我编的,请勿上升真人。


方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新一轮的兵超比赛开始了,方博作为俱乐部里的主力队员,不仅要辅导小队员,夺冠的重担也落在了他的肩上。

屋里还亮着灯,浴室里隐约传来些水声,桌子上放着洗好的水果,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方博放下包,拿起了那杯牛奶。几个小时的高铁,方博早就累得头重脚轻,像是踩在了云彩上。咕咚咕咚喝下一半牛奶,醇香的热气温暖了脾胃,方博才切实地感到了累。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张继科围着浴巾走了出来,看到方博站在桌前,呆呆地盯着手里的牛奶,嘴上还沾了一圈奶渍。微黄的灯光打在方博毛茸茸的头顶上,晕出了一圈不真切的光。

“回来了。”

听到声音,方博转过头去看。张继科正拿着毛巾胡乱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

“你怎么不用吹风机?”放下牛奶,方博朝张继科走去,伸手抢过了毛巾,阻止了张继科继续虐待自己的头发。

方博仰着头帮他擦头发,嘴里还嘟囔着生病了怎么办,眉头因为担忧皱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委屈的不得了。

张继科低头看着方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没事儿,我身体好。”方博还想说些什么,张继科低下头去吻他。

两个人有些日子没见了,方博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躲。张继科觉察到了方博的小动作,伸手抓住了方博的胯骨,把人往自己身上带,下身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方博清楚的感受到了胯下的坚硬,脸上被张继科身上还没消散的热气熏得透了红。

张继科一手扣住了方博的腰,一手捏住了方博的后颈,舌头顶开方博的牙关长驱直入,肆意地舔舐着方博的犬牙,抓住方博躲闪的舌头吮吸,碾碎了方博从喉间溢出的呻吟。津液从嘴角留下,张继科的舌头从方博嘴里退出,转而又舔掉了嘴角的津液和那一圈奶渍。

一吻完毕,张继科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甜的。”

方博的脸更红了,他推了推张继科的腰,低声嘟囔,“老不正经。”

“去屋里坐着,我给你吹吹头发。”方博推着张继科就要走,却被抓住了手腕。

张继科撒娇般地皱了皱鼻子,指了指下面,“那这儿怎么办?”

方博低头去看,张继科的胯间还鼓着一个小帐篷。

“先去吹头发!”方博像是炸了毛,也不管张继科,径自走向了卧室。

张继科在后面哈哈大笑起来,也跟了上去。

吹风机呼呼地响着,方博站在张继科怀前,手指在张继科的发间来回穿梭。张继科用头蹭了蹭方博的手掌,那一瞬间方博觉得自己好像在给道哥顺毛。

方博还穿着比赛时的短袖,领子有点低了,张继科微微抬起头,伸出舌尖隔着衣服咬住了方博胸前凸起的一点。

“哎!你老实点!”方博被咬得一个激灵,身子躬了下去。张继科顺势抱住了方博的腰,把人扛了起来。方博手里还拿着吹风机,被扛起来的时候急忙停了吹风机,扔在了桌子上。

“你头发还没干呢!”

“不管了。”

两个折腾到半夜,张继科抱着方博给他清理的时候,方博实在撑不住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张继科正在准备早饭。

洗好一根黄瓜,正要拍的时候被方博夺走了。

“你又一大早的只吃这个!”方博刚刚起床,头发还乱糟糟的,此刻正超凶地看着张继科。

“这是中午准备的,我先洗好。”看着方博满脸的不相信,张继科无奈地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方博的头顶,“是真的,我可不想再让你担心了。”

自从退役之后,张继科就马不停蹄地忙起了三创。活动很多,没有时间好好吃饭,队内正在进行大循环,方博也没空和张继科待在一起,一来二去地,张继科患上了低血糖的毛病。

第一次晕倒的时候,方博刚刚打完大循环回家。从那以后,方博就时时刻刻地盯着张继科,不在一起就打电话,一日三餐都不能落下。

“超哥给你说了没?”两人坐在一起吃饭,张继科突然想起了昨天没来得及说的事情。

“嗯?什么?”

“后天的比赛我也去。”

“你,你去干什么?”方博知道张继科是担心自己压力太大,可是他早就和俱乐部没有关系了,况且还退役了,突然就去比赛现场的话不知道别人会说些什么。

“你瞎想什么呢,”方博的脸都快皱在一起了,张继科知道这小傻子又多想了,拿着筷子敲了敲方博的头,“我就是去看个比赛。”

方博松了一口气,对啊,我怎么忘了,他现在自由多了。

“嘿嘿,那行。”

看着方博被饭塞得鼓起来的脸,张继科又慢慢说了一句,“主要是去看着你。”

“你你看我干嘛?”

张继科拿出手机,翻了一会儿,给方博看。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方博歪着头睡着了。

“这是昨天东子发给我的,你看你在哪儿都能睡着,我不得看着我家小可爱,嗯?”

“哎,你别别乱叫!”

那是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乒乓球正火,两人也没打算公开,就这么偷摸地谈着恋爱。

出错的导火线是一次直播。

许昕在直播里说了一句“方博小可爱,小可爱也没用,还不是得跟我配”,本来没什么,许昕和方博互怼习惯了,可是那次直播之后“方博小可爱”就好像成了方博的另一个名字。

大家都开着善意的玩笑,喊着“方博小可爱”,其中许昕最甚。

“怎么着小可爱,跟我练一局?”许昕大大喇喇地搂住方博。方博突然回头去看张继科,发现张继科正一脸认真的练球,好像也没什么。方博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跟着许昕去练球了。

直到晚上被张继科一言不发地折腾得半死,方博才知道张继科是真的吃醋了。

那天晚上方博的肩上被张继科咬了一个印子,像是大型犬科动物那样,张继科给方博印上了自己的标记。

之后一段时间,方博都贴着一块膏药,许昕又凑了过来,“小可爱,你怎么一身的膏药味?”

听到“小可爱”三个字,方博不禁浑身一抖,接着就听见了张继科的声音,“许昕,过来陪我练两局。”

后天的一大早两人就起了床,匆匆地吃完早饭,赶去了高铁站。

怕张继科没吃好早饭,方博在包里装了一大把牛奶糖,都是小姑娘送的,说什么和自己很像,哪有很像,就欺负博哥我眼睛大。

上了车,方博掏出一块糖递给张继科,“吃一点。”

张继科接过糖,几下撕开糖纸,把奶糖喂给了方博,凑过头去说,“我吃你就够了。”

说完,张继科吃吃地笑了起来。方博摸了摸发烫的耳尖,嘟囔着,“老流氓。”

我有你就够了。






End.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笑哭),就是一些小片段串起来的一个故事,正文和题目好像没有太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