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白魏】美式咖啡

——当做架空向吧= ̄ω ̄=


魏大勋不喜欢吃一切苦的东西——所以每当他看见王鸥面不改色的吃掉一小盘的苦瓜时,他都想跪下来膜拜大佬。曾经,他喜欢吃甜的发腻的白巧克力,几乎到了一天一块的地步,他的身材也跟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成了一大块白巧克力。现在,他又迷恋上了火锅,各种各样的火锅,只要轮到他请客,一水儿的全部去火锅店。



“吃火锅多好啊,愿意吃辣就吃辣,不吃辣就来清汤的,一次能吃到各种科目的食物,火锅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魏大勋一边呼哧呼哧地登着跑步机,一边表达他对于火锅的热爱,何炅在视频里偷偷笑了起来,心想这孩子还真是执着,吃完火锅就得被经纪人赶去健身,何苦呢?



魏大勋有一个圈——在心里——他把所有的朋友都塞进这个圈里,家人在最里面的第一圈,第二圈是他这几年来交到的真正的好朋友。都说娱乐圈的水又深又黑,但幸运的是,魏大勋能在第二圈里塞进不少人,他感到很知足。



“胖子的运气都很好。”魏大勋生日的时候喝了些酒,他醉眼朦胧地看着这些第二圈的好友,突然想抒发一下内心炽热的感情,他断断续续地说完,眼泪都到了眼眶了,就这么被撒贝宁的一句话给怼了回去。



魏大勋怒气冲冲地盯着撒贝宁,想到了自己青葱的岁月,不由得又是一阵感慨,他突然站了起来,撒贝宁吓了一跳,一哆嗦就扔掉了手里剥好的虾,“咋了?你还想打我啊?!”



“我想吃巧克力!”



魏大勋的第二圈朋友都知道,魏大勋是个执着的人——他说喜欢吃火锅,就能连着三个月都吃火锅,但朋友们还知道,魏大勋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所以他抛弃了火锅,又爱上了甜食。



不过现在的魏大勋已经长大了,“成年人的生活就没有容易二字!”经纪人一边吃着从魏大勋的包里搜刮出来的巧克力,一边语重心长地教育着跑步机上的人。



经纪人不仅没收了魏大勋所有的巧克力,他还开始给魏大勋买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咖啡。



前面提过了,魏大勋这辈子不为五斗米折腰,也要为所有苦的东西下跪。他怀疑自己的经纪人受到了白敬亭的影响。



白敬亭和魏大勋一样执着,不同的是,白敬亭超爱吃苦的东西。



这是魏大勋细心观察出来的结果。



好几次他们一起去王鸥家里吃饭,多亏了白敬亭,魏大勋才能存活下来。魏大勋觉得自己低估了王鸥对苦瓜的热爱,她做的每一道菜里,是每!一!道!都能找到苦瓜的身影。



“你吃这个。”就在魏大勋的热泪即将夺眶而出的时候,白敬亭把一盘菜推到了他面前,“我都挑好了,这里面没有苦瓜。”



白敬亭喜欢吃“苦”。自从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魏大勋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观察白敬亭。



通过观察,他发现白敬亭在喝过一次美式咖啡之后就再也没喝过其他的咖啡。



喝咖啡这个风气是鬼鬼带起来的。那次录节目,她从台湾赶过来,一夜没睡,于是给全组的人买了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咖啡。



魏大勋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整理一下第二圈的朋友了,有了一个王鸥还不够,又来了一个鬼鬼。可能是上天对他的考验吧。



“你吃这个,”就在魏大勋想一口闷掉手里的咖啡的时候,白敬亭递过来了一小盒马卡龙——一小盒精致圆润的马卡龙,“把咖啡给我吧。”



魏大勋的手速从未如此快过,他夺过马卡龙,把咖啡塞给白敬亭,吃掉第一个马卡龙,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只花了六秒钟。



魏大勋几乎想把整张脸埋进这一小盒马卡龙里——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不合时宜地想,如果把吃鸡里面的敌人换成甜食,他铁定能赢白敬亭。



综上,魏大勋认为自己的经纪人一定是受到了白敬亭的蛊惑。



“太难了,太难了,怎么才能改掉鸥姐和鬼鬼爱吃苦食得习惯呢?”魏大勋托着下巴,絮絮叨叨地对撒贝宁和何炅表达着自己的担忧。



“这样下去容易出问题啊!”



“我看你也容易出问题。”撒贝宁刷着刷着手机,突然停了下来,他指着手机里的一条娱乐新闻,给魏大勋看,“你整天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你家小白都跟别人跑了。”



魏大勋眯了眯眼——撒老师的手机屏幕太亮了——发现新闻里是白敬亭和另一个女明星的照片,上面明晃晃的一个标题“白敬亭女友疑似现身,两人甜蜜约会”。



魏大勋盯着照片看了半天,撇了撇嘴,“我咋没看出来甜蜜呢。”



何炅也凑过来看,看看照片又看看魏大勋,然后慢悠悠地回到座位上,说道,“要不你俩就公开得了,省得别人老拿你家小白炒作。”



魏大勋看着撒贝宁一脸同意的表情,突然发现他们不是在开玩笑。



“你,你们说什么呢?谁和他在一起了?!”



“什么?!你俩不是在拍拖啊?”鬼鬼一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魏大勋同样一脸惊讶地看着鬼鬼。



“我们还以为你俩早就在一起了呢。”震惊过后,少女又拿起了粉扑,继续化妆。



“对啊,你平常辣么喜欢黏则他,明明比他老来着。”



“王嘉尔你闭嘴!我只比他大四岁!”



“看不出来。”



“我,我,我… …”魏大勋结巴了半天,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我有这么明显吗?”



正在拍脸的少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动作起来,“太明显了,就你那眼神,藏都藏不住。”



魏大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白敬亭,他曾经想过这个原则性的问题,想出的答案是一见钟情。



啧,太没有原则了。



但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就像说不清地球上为什么会长出苦瓜这种东西,魏大勋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对白敬亭一见钟情。



魏大勋其实有那么一点迷信,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白敬亭之后,开心地想着,他的缘分到了。



有缘无分,有缘无分,魏大勋一直认为光有缘分没有经历是无法产生感情的,所以自从认识白敬亭之后,他就见针插缝地寻找各种理由和白敬亭待在一起。



他希望待着待着白敬亭也能喜欢上他。



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魏大勋应该是失恋了。



“你还没告白怎么就失恋了?”



“非得被拒绝了才叫失恋吗?”魏大勋悲愤地看着王鸥,看了两秒又低下头去戳捣王鸥带来的慕斯,“你们都看出来我喜欢他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肯定是不喜欢我,我得有自知之明。”



想和白敬亭混熟挺容易的,但要想走进他心里,就不太容易了。但是魏大勋是个执着且喜欢挑战的人,所以他试着去喜欢白敬亭喜欢的火锅,去玩白敬亭玩的游戏,他希望和白敬亭有共同话题聊,然后他俩的革命友谊就能在聊天的过程中升华。



结果呢,他自己越陷越深。魏大勋也曾经想过,自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也许一段时间后就不喜欢白敬亭了,也就不用承受暗恋的痛苦了。



但就像王嘉尔和鬼鬼的普通话,白敬亭仿佛是魏大勋人生中的一个bug。



有一次他出去拍戏,在海边捡到了一个粉蓝色的贝壳,他高兴地拍下来,把照片发给了白敬亭,他还记得白敬亭立马回复了他,“晚上还能看见美人鱼呢。”外加一个表情包,一如既往的互怼式对话,但魏大勋就是觉得开心。直到一个海浪拍过来,魏大勋才冷静下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好像完蛋了。



真得很喜欢他。



“你确定你有自知之明?”王鸥看着失落的魏大勋,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俩早在一起了,所以一直没说。”



“没说什么?”魏大勋猛然抬起头,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有种感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或许… …



“小白和你一样,一点苦的东西都不能吃,所以那次我看见他帮你把我放的苦瓜丝……”



“哎!死小孩!你干什么去!”



魏大勋听着身后王鸥的喊声,仿佛是bgm加成,干什么去?他要去干一件大事。



终身大事。



电话响了三声被接通了,白敬亭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在魏大勋的耳边响起,“咋了?”



“小白,我喜欢你!”



白敬亭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咋咋呼呼的声音,怔愣了一会儿,倏尔笑了起来,冲着手机骂道,“你个傻子!有你这样表白的吗!”

评论(18)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