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夭寿啦!月老被抓了!(短小,一发完)

Au,ooc

都是假的!

还是假的!

假的!


今天是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仙界人间的小情侣都开开心心准备着过七夕,方博却一点都不高兴。

方博是仙界的月老,平常工作清闲,就喜欢在老槐树下喝喝茶,偶尔和花神许昕斗斗嘴,乐得自在。

可这一到七夕,方博的工作量就刷刷地往上猛增。

“你让那织女等一等!我还没借到喜鹊呢!”方博一边翻着姻缘簿,一边冲着外面的小仙娥喊,忙得焦头烂额。

“你说说这一个个的,平常不抓紧,都挤到今天定情!”

“这,这,这个皇上怎么回事!怎么和自家的王爷搞一起去啦!”

“这,这,这又是啥?这对不行啊,孽缘!”

“月老!月老!又有人跑到葡萄架下底偷听了!”

“悄悄地!悄悄地都赶走!”

“月老!月老!花神说他病了,要你去看看!”

“看,看个屁!给他送些花粉去!”

“月老!月老!”

“又咋了?”

“战,战神回来了。”

“……”

方博一惊,手下一顿,刚写好的一张姻缘就被墨染了。

“忙着呢。”还是波澜不惊的语调,褪下战袍的男人依旧俊朗不凡。

“忙,忙,忙得很,没看见吗!”

仙界都知道,月老方博怼人厉害得很,但仍有两个人比他厉害。一个是花神许昕,那一张嘴,堪比人间说书的老先生,怼得方博一愣一愣的。还有一个,就是战神张继科。

方博不是怼不过张继科,是一碰到就自己结巴,结巴就算了,还非得上赶着怼人家。不知这两人是结了什么怨。

“那我等你。”

“等,等我干嘛!”

“去天河放灯。”

方博一听,又是一惊,得,又毁了一张纸。

不光方博听得一惊,旁边的小仙娥也是心下一振。

这,去天河放灯不都是那些小情侣们要办的事吗?难道……

哦!原来月老和战神是一对儿啊!

瞬间想通的小仙娥激动得不得了,强装镇定地去看坐在一旁的战神。

瞅瞅!瞅瞅!那饱含深情的目光,那嘴角的笑意,那炽热的视线,那……
咦?战神这是往哪儿瞅呢?

哦,月老的屁股。啧啧啧,仙风日下啊!

那边的小仙娥是一通激动,可这方博就犯愁了。唉,你说我俩这红线怎么就连一块儿了呢?

月上柳梢头,方博终于忙活完了。正要歇下来喝口水,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个大活人。

“时间正好,我们走吧,月老。”

你,你,你好好说话!还冲我放电!

月老在心里吐槽半天,却是一句话没吐出来。末了双颊泛红的被战神牵走了。

目睹了一切的小仙娥不禁感慨,唉,月老可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天河处来了不少仙家,热闹的很,张继科牵着方博走到了僻静的一处地方。

“想我了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轰得方博有些不敢抬头,耳朵悄悄地红了。

“嗯。”软软糯糯地应了一声,一千岁的月老已经是羞得满脸通红了。

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声音,方博心里很不忿,怎么着!我都“嗯”了,你还不说话,气死我了!

猛地一抬头,却发现对方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月老感觉自己快不好了。

“舍得抬头看我了,嗯?”

“我,我这不一直看着你呢嘛!”

“是,一直看着我。”战神笑成了个核桃,摇了摇头,抱住了月老。

“今晚来我这儿吧。”战神搂着月老,鼻子凑到方博的颈间轻轻嗅了嗅,“我很想你。”

天河潺潺流动着,有微风佛过,方博伸手搂住了张继科的腰,又轻轻地哼了一声,“嗯。”



七夕的第二天,仙界传来大新闻。

夭寿啦!月老被抓走了!

众仙家纷纷询问,怎么回事?

战神殿的小仙娥高深莫测的表示,月老昨晚与战神发生了冲突,被战神收拾得叫了一整夜,啧啧啧,惨绝人寰啊!

月老庙的小仙娥又说,自家月老今天中午回来,气冲冲地改了姻缘簿,还没改完就被战神扛在肩上抓走了。

据说当时月老在战神肩上又踹又打,还哭着喊着说什么张继科我日你大爷!放我下来!疼死老子了!看来昨晚确实战况激烈啊!


正躺在床上的月老对于这些传闻只有一句话,“张继科你休想再碰本大爷!”





End.

评论(6)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