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白魏】秘密友人(上)

——伪现实向

——发生在一天之内的故事

——💡💡💡有day→花,慎入

——细节虚构

——废话略多,希望大家不要嫌弃〒_〒







魏大勋是个货真价实的北方汉子,这一点可以从他时不时就溜出来的口音中得到证实,还有他一米八的大高个子和各种重口味的食物爱好。



总而言之,魏大勋是个完美的典型款的北方汉子。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你到底喝不喝?!”撒贝宁一手拎着一瓶刚刚打开的红酒,一手按住魏大勋的肩膀,恶狠狠地就要往人嘴里灌酒。



魏大勋虽然比撒贝宁高出了十厘米,但这区区十厘米完全弥补不了对方比他大出来的十几岁的年龄和身为法没制栏目主持人散发出的强大的流氓气场。于是,魏大勋只能像是只被抓住翅膀的小鸡仔,一边扑腾一边摇头大喊,“我,我真不能喝!”



没错,魏大勋是个“一杯倒”。



这是他隐藏在自己高大形象之下的柔软的小秘密,之一。



“哎?我怎么记得大勋挺能喝的啊?”



“何老师你咋… …”



你咋回事?我没喝过啊?你不要瞎说!



这是魏大勋想要说出来的话,然而现在只能把它吞回肚子里,原因很简单,只有四个字——自作自受。



看着何炅笑眯眯的模样,魏大勋突然浑身一颤,声音立马又高了一个八度,“我错了!我错了!”



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错误是魏大勋的一个优点,所以每次考试之后,魏大勋的错题笔记本上总是密密麻麻的。



这次他也及时地发现了自己的错误。



在魏大勋看来,他这个“一杯倒”的小秘密和他本人北方汉子的形象并不太符合,所以他想了一个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要依仗魏大勋的另外一个优点——活泼,这是小学同学写给魏大勋的同学录上出现次数最多的词。



魏大勋确实很活泼,在别人看来,他总是能很快地和第一次见面的人打得火热。其实只有魏大勋本人知道,这是个本末倒置的结论,因为碰上讨厌的人,魏大勋连对方的头发丝都不想理。



活泼话又多的人总是能在各种类型的聚会上成为焦点,例如各种饭局。



这时,魏大勋总会第一个举起酒杯,然后就一直举着酒杯,因为他的任务主要是起哄,去灌别人酒喝。久而久之,魏大勋身边的人似乎都认为他的酒量很大,毕竟饭桌上嚷嚷得最大声的就是他。



大禹早就教导过,堵不如疏。可惜魏大勋的语文和历史都不太好,他还是有些偏科的。



于是,在这场各种老神仙外加小妖精参加的聚会上,魏大勋的小秘密被残忍地曝光了。



“你看吧,我就说他不能喝,输了的别忘了给我发红包哈!”王鸥伸出手指点了点对面的人,兴奋地喝下半杯酒。



“姐,赌博是犯法的。”



“对,我支持嘉尔!”



看着觉得举起一个手还不够又抬起双脚的鬼鬼,魏大勋愤怒地拍桌而起,“你们咋还拿我下注呢?!”



大张伟咬了一口自带的汉堡包,冲魏大勋摆了摆手,口齿不清地说道,“别介,别介,快坐下,都是小事。”



“对对,哥你快坐下,”王嘉尔拉了拉魏大勋的手腕,“你挡到送菜的姐姐了。”



魏大勋看了看对面空着的椅子,无奈地坐下了。



一番闹腾之后,房间里安静了三秒钟,然后又迎来了新的话题。



“白白还来吗?”



“来不了了,”何炅晃了晃手机,又低下头去打字,“小白说他在外地,赶不过来,祝我们玩得开心。”



“哎,小白可真忙,”王鸥托着下巴,摇了摇手里的酒杯,发出一声感叹,“这两个月的聚会小白好像都没参加。”



“真的哎!”鬼鬼夹了一筷子刚上桌的菜,又去拿魏大勋面前的可乐,“白白火了,留不住了啊!”



鬼鬼奇异的翘舌音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话题又奔向了“谁的普通话更烂”这个更加莫名其妙的话题。



房间里吵吵嚷嚷,魏大勋却呆呆地看着微信上好友传来的照片,胃里像是吃下了铅块一样,沉甸甸的。



“大勋,这是不是白敬亭,就吧台前面的那个!”



“没想到能在酒吧碰见明星,真幸运~”

————————————————————

被白敬亭讨厌了。



这两个月以来,魏大勋一直都有这种感觉,直到今天,这种感觉貌似变成了正确的结论。



一开始是聊天的时候敷衍的回答,到后来开始拒绝肢体上的过多接触,然后是私下里联系不到,发展到现在,白敬亭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免和魏大勋出现在同一个场所里。



短短两个月,魏大勋完成了从“恩宠正盛”到“打入冷宫”这么一个戏剧化的转变,简直刺激。



魏大勋设想过很多原因。



比如,其实白敬亭开始腻烦魏大勋的过度热情了。



这种想法在刚和白敬亭接触的时候经常会浮现在魏大勋脑海中。



白敬亭是个慢热的人,不,是个非常慢热的人。魏大勋看着白敬亭和别人热络得聊天的样子,不禁想到,白敬亭或许是个“坏人”。



魏大勋能感受到,白敬亭所有礼貌的问候,一切调侃的玩笑都是他的逐客令。他站在自己的世界里,微笑地看着三尺之外的人们来来往往。



所以我也是三尺之外的人吧。魏大勋第一次感到了挫败,他是真的想和白敬亭交朋友,可是每当他想和对方有更多接触的时候,总是会被挡开。



他的世界里都有谁呢?魏大勋莫名嫉妒起来,为什么总是拒绝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各种事实证明,热脸贴冷屁股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所以魏大勋也不想再去摸索那条能够通向白敬亭的小世界的路。



但是魏大勋是个白羊座,除了爱胡思乱想,他还不长记性。



毫无疑问,白敬亭总是能够吸引住魏大勋的目光。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魏大勋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追随着白敬亭,身体摇摇晃晃,也总是会转到白敬亭身边。



在白敬亭因为游戏需要牵住魏大勋的手腕时,所有委屈都消失了。魏大勋看着白敬亭修剪的整齐干净的指甲,有些开心地踮了踮脚尖。



任何一个小动作都能成为魏大勋原谅白敬亭过于冷淡的理由,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于是魏大勋又有了动力继续去寻找那条路,甚至是“变本加厉”。



魏大勋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人生能够时常笑出来就很幸福了。所以魏大勋会因为尝到好吃的饭菜,买到喜欢的球鞋这种小事情而开心很久。



手腕上温热的感觉也是能让魏大勋开心很久的事情。



魏大勋变得更喜欢黏着白敬亭,在又一次试图倒在白敬亭身上时,魏大勋终于找到了值得更开心的事情。白敬亭伸手揽住倒在肩上的人,无奈地笑了起来,“魏大勋你是不是没长骨头!”



所以应该早就习惯了吧,魏大勋还记得在一次节目上,需要两个人一组进行摔跤对决,魏大勋毫不犹豫地选了白敬亭,两人摆好姿势,比赛过程中魏大勋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脚——可能是自己的腿太长了——马上就要往后倒去,他倒过去的话白敬亭那一组就赢了。可是白敬亭却一把搂住了魏大勋的腰,然后魏大勋整个人都被带到了白敬亭的怀里。结果是白敬亭输了。



没有理由会突然讨厌魏大勋的亲近。



又或许是白敬亭不喜欢看一个比他年龄大的男人撒娇。



魏大勋心想,这个理由真是处处都是槽点。



魏大勋喜欢交朋友,只要他觉得聊得来的,人家又喜欢跟他一起玩得,都可以成为朋友。



所以年龄不是问题。撒贝宁曾经调侃道“芳心纵火犯”这个名号应该留给魏大勋,放眼望去,魏大勋的朋友下到王源这样的小朋友,上到何炅这种老前辈,都和魏大勋相处得很和谐。在魏大勋这儿,年龄差就是个摆设。



他和白敬亭也只是差了四岁而已。



魏大勋也不喜欢撒娇,面对王嘉尔指出的种种证据,魏大勋都一一反驳回去。在魏大勋看来,王嘉尔说的都是他的小习惯而已。



喜欢笑着倒在别人身上,纯粹是因为这样能让自己开心的情绪发散到最大;



喜欢无缘无故伸手去抓挠别人,也是因为无聊得有些闲;



喜欢和别人拥抱,是因为想传达自己喜悦的心情;



… …



“那,那这个呢?”王嘉尔还不死心。



“哪个?”



“何老师说,你和小白说话的时候声音总是怪怪的!”



“我怎么就怪了!”



王嘉尔在脑海里不停地搜索着合适的词语,最终还是放弃了,只能再把何老师搬出来,“何老师说得没错,你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还自知之明呢,来来,哥哥再教你几个成语!”



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事情的变化总要有个动因存在,魏大勋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个能够解释所有现象的狗血却又异常合理的原因:



他知道我喜欢他了。





tbc.






评论(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