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獒博】低血糖(短,一发完)

ooc     ooc     ooc


一切都是我编的,请勿上升真人。


方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新一轮的兵超比赛开始了,方博作为俱乐部里的主力队员,不仅要辅导小队员,夺冠的重担也落在了他的肩上。

屋里还亮着灯,浴室里隐约传来些水声,桌子上放着洗好的水果,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方博放下包,拿起了那杯牛奶。几个小时的高铁,方博早就累得头重脚轻,像是踩在了云彩上。咕咚咕咚喝下一半牛奶,醇香的热气温暖了脾胃,方博才切实地感到了累。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张继科围着浴巾走了出来,看到方博站在桌前,呆呆地盯着手里的牛奶,嘴上还沾了一圈奶渍。微黄的灯光打在方博毛茸茸的头顶上,晕出了一圈不真切的光。

“回来了。”

听到声音,方博转过头去看。张继科正拿着毛巾胡乱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

“你怎么不用吹风机?”放下牛奶,方博朝张继科走去,伸手抢过了毛巾,阻止了张继科继续虐待自己的头发。

方博仰着头帮他擦头发,嘴里还嘟囔着生病了怎么办,眉头因为担忧皱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委屈的不得了。

张继科低头看着方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没事儿,我身体好。”方博还想说些什么,张继科低下头去吻他。

两个人有些日子没见了,方博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躲。张继科觉察到了方博的小动作,伸手抓住了方博的胯骨,把人往自己身上带,下身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方博清楚的感受到了胯下的坚硬,脸上被张继科身上还没消散的热气熏得透了红。

张继科一手扣住了方博的腰,一手捏住了方博的后颈,舌头顶开方博的牙关长驱直入,肆意地舔舐着方博的犬牙,抓住方博躲闪的舌头吮吸,碾碎了方博从喉间溢出的呻吟。津液从嘴角留下,张继科的舌头从方博嘴里退出,转而又舔掉了嘴角的津液和那一圈奶渍。

一吻完毕,张继科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甜的。”

方博的脸更红了,他推了推张继科的腰,低声嘟囔,“老不正经。”

“去屋里坐着,我给你吹吹头发。”方博推着张继科就要走,却被抓住了手腕。

张继科撒娇般地皱了皱鼻子,指了指下面,“那这儿怎么办?”

方博低头去看,张继科的胯间还鼓着一个小帐篷。

“先去吹头发!”方博像是炸了毛,也不管张继科,径自走向了卧室。

张继科在后面哈哈大笑起来,也跟了上去。

吹风机呼呼地响着,方博站在张继科怀前,手指在张继科的发间来回穿梭。张继科用头蹭了蹭方博的手掌,那一瞬间方博觉得自己好像在给道哥顺毛。

方博还穿着比赛时的短袖,领子有点低了,张继科微微抬起头,伸出舌尖隔着衣服咬住了方博胸前凸起的一点。

“哎!你老实点!”方博被咬得一个激灵,身子躬了下去。张继科顺势抱住了方博的腰,把人扛了起来。方博手里还拿着吹风机,被扛起来的时候急忙停了吹风机,扔在了桌子上。

“你头发还没干呢!”

“不管了。”

两个折腾到半夜,张继科抱着方博给他清理的时候,方博实在撑不住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张继科正在准备早饭。

洗好一根黄瓜,正要拍的时候被方博夺走了。

“你又一大早的只吃这个!”方博刚刚起床,头发还乱糟糟的,此刻正超凶地看着张继科。

“这是中午准备的,我先洗好。”看着方博满脸的不相信,张继科无奈地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方博的头顶,“是真的,我可不想再让你担心了。”

自从退役之后,张继科就马不停蹄地忙起了三创。活动很多,没有时间好好吃饭,队内正在进行大循环,方博也没空和张继科待在一起,一来二去地,张继科患上了低血糖的毛病。

第一次晕倒的时候,方博刚刚打完大循环回家。从那以后,方博就时时刻刻地盯着张继科,不在一起就打电话,一日三餐都不能落下。

“超哥给你说了没?”两人坐在一起吃饭,张继科突然想起了昨天没来得及说的事情。

“嗯?什么?”

“后天的比赛我也去。”

“你,你去干什么?”方博知道张继科是担心自己压力太大,可是他早就和俱乐部没有关系了,况且还退役了,突然就去比赛现场的话不知道别人会说些什么。

“你瞎想什么呢,”方博的脸都快皱在一起了,张继科知道这小傻子又多想了,拿着筷子敲了敲方博的头,“我就是去看个比赛。”

方博松了一口气,对啊,我怎么忘了,他现在自由多了。

“嘿嘿,那行。”

看着方博被饭塞得鼓起来的脸,张继科又慢慢说了一句,“主要是去看着你。”

“你你看我干嘛?”

张继科拿出手机,翻了一会儿,给方博看。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方博歪着头睡着了。

“这是昨天东子发给我的,你看你在哪儿都能睡着,我不得看着我家小可爱,嗯?”

“哎,你别别乱叫!”

那是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乒乓球正火,两人也没打算公开,就这么偷摸地谈着恋爱。

出错的导火线是一次直播。

许昕在直播里说了一句“方博小可爱,小可爱也没用,还不是得跟我配”,本来没什么,许昕和方博互怼习惯了,可是那次直播之后“方博小可爱”就好像成了方博的另一个名字。

大家都开着善意的玩笑,喊着“方博小可爱”,其中许昕最甚。

“怎么着小可爱,跟我练一局?”许昕大大喇喇地搂住方博。方博突然回头去看张继科,发现张继科正一脸认真的练球,好像也没什么。方博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跟着许昕去练球了。

直到晚上被张继科一言不发地折腾得半死,方博才知道张继科是真的吃醋了。

那天晚上方博的肩上被张继科咬了一个印子,像是大型犬科动物那样,张继科给方博印上了自己的标记。

之后一段时间,方博都贴着一块膏药,许昕又凑了过来,“小可爱,你怎么一身的膏药味?”

听到“小可爱”三个字,方博不禁浑身一抖,接着就听见了张继科的声音,“许昕,过来陪我练两局。”

后天的一大早两人就起了床,匆匆地吃完早饭,赶去了高铁站。

怕张继科没吃好早饭,方博在包里装了一大把牛奶糖,都是小姑娘送的,说什么和自己很像,哪有很像,就欺负博哥我眼睛大。

上了车,方博掏出一块糖递给张继科,“吃一点。”

张继科接过糖,几下撕开糖纸,把奶糖喂给了方博,凑过头去说,“我吃你就够了。”

说完,张继科吃吃地笑了起来。方博摸了摸发烫的耳尖,嘟囔着,“老流氓。”

我有你就够了。






End.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笑哭),就是一些小片段串起来的一个故事,正文和题目好像没有太大关系😹






评论(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