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龙博】Find you(短,一发完)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翼年代纪》(好像是这个名),借用里面的梗,还有些奇幻剧情(什么鬼),大概是一个寻找真爱的故事?

●bug,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






又做梦了。


马龙醒来的时候心跳得厉害,空调被停了,身上出了汗,黏湿的感觉让马龙稍微找回一丝真实感。

屋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马龙抬头看了看表,3:05,比昨天早了二十分钟。

找到遥控器,又打开了空调。渐渐地,冷气充斥了房间,空调嗡嗡的声音让马龙冷静了下来。

已经连续三天了,这三天马龙总是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无垠的星空,漂浮的陨石,还有方博。

马龙认为自己不是个很迷信的人,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合,马龙不得不开始思考方博和这些梦的联系。

老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是一点都不错。马龙不禁开始想,是不是自己老想着方博才会做这些奇怪的梦。

想到方博,马龙心情又好了起来。

意识到喜欢方博是不久前的事情,大概就是三天前?这么一想这些梦还真有可能和方博有关。

喜欢上方博并不是一件难事。可能是一个月前,也有可能是三个月前,或许更久一点,马龙开始发现自己总是喜欢盯着方博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马龙感到有些奇怪,并且开始回避方博。

平时除了练球外几乎就没再和方博说过话,直到有一天张继科找了过来。

“哎,你怎么回事?”

“什么?”

“方博儿啊,”张继科转过头看了看正绕着场子捡球的方博,又转过头来对马龙说道,“他怎么招惹你了?”

马龙也偏过头去望了一眼,正好看到许昕拿了个球逗方博玩儿,“没有,他哪里招惹我了,你为什么这么问?”

“还没有呢,你看你这脸臭的,方博傻,我可不傻,这两天你总是给他甩脸子,到底怎么回事?”

“真没事儿。”马龙收拾好了包,想了想还是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是我自己的原因,这两天有些燥了。”

张继科将信将疑地看了马龙一眼,又叮嘱他道,“方博儿虽然看起来傻,可心里还是挺在乎的,你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察觉,你好好整理整理。”

马龙应了一声,心里却懊恼起来。马龙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问题,就算和方博有关,也不该躲方博,更何况自己躲开了心里还是奇奇怪怪的。

想通之后马龙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盯着方博笑。

看着和队友笑作一团的方博,马龙的心里有些酸涩,可他也为自己前段时间的失态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大博儿这样的小孩儿谁不喜欢呢?马龙相信他们对于方博的喜爱是出于同一个心情。

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马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方博的眼睛。

什么样的眼睛最好看呢?看着微博上的问题,马龙的脑海中几乎是立刻浮现出了方博的模样。

评论里有很多漂亮精致的眼,可马龙认为他们都比不上方博的眼睛。

马龙描述不出方博的眼到底好看在哪里,只是每当自己凝视着他的双眼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星光烂漫,也能听到心动的声音。

方博眨了眨眼,上下的睫毛如翻飞的蝴蝶,在马龙的心里刮起了阵阵暖风。




三天前,队里组织去爬山,男人至死都是少年,而少年的心里总是有些莫名奇妙的热血情怀和浪漫主义,因此队友们准备在夜里出发,去山顶看一看日出。

爬到一半,大家开始打趣起夜里爬山这个决定,饶是运动员也经不住了,山越来越陡,马龙让大家休息一会儿。

坐在石头上休息,马龙开始在吵嚷的队友中间寻找方博的身影,转来转去,在一棵树旁发现了方博。

方博正抬着头看着夜空,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眼睛亮亮的,嘴巴也傻傻地张着。

马龙顺着方博的视线看去,头顶是一片璀璨的星空,大大小小的星粒散落一片,仿佛触手可及,最显眼的就是北斗七星。

大概是看到了北斗七星吧,果然还是像个小孩儿,马龙笑了笑,又去看方博。

方博已经盯着星空笑了起来,像是感觉到了马龙的视线,方博转过头来冲着马龙笑,手里还指着天空,“队长你看!北斗七星!”




马龙打了个寒战,从回忆里清醒了过来,拿过遥控器一看,空调的度数太低了。

关上空调,马龙打开了窗户,还是感受一下自然风吧。

夜里暑气散尽,微凉的风争先恐后地跑进了屋。马龙抬头看了看星空,北斗七星晃晃地挂在空中,马龙笑了笑,有些幼稚地指着夜空的星说道:
“你们可比不上他好看。”




尽管睡得很晚,可马龙还是按点醒了过来。训练的时候方博又迟到了,看上去像是没睡好,整个人都很憔悴。

马龙又担忧起来,方博持续这样的状态已经一个星期了,刚开始的时候马龙找方博谈话,可方博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开始无缘无故的失眠。

看今天的样子,昨晚应该是又失眠了。训练结束之后,马龙打算再和方博聊聊,可是没想到方博先拦住了马龙。

“队长,我给你说个事儿。”方博神叨叨地压低了声音,拉着马龙往更衣室的方向走。

“大博儿,怎么了?”马龙任由方博拉着,心里却涌上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这儿不方便说,我们去更衣室。”

到了更衣室,方博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稍微松了口气。

“大博儿,什么事儿?”

“我觉着,我失眠可能和你有关。”方博摸了摸鼻子,悄悄地抬头看了看马龙,见马龙一脸疑惑,又继续说了下去,“就一星期前,我开始失眠,晚上老是梦见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直到三天前,就,就我们爬山回来那天。”

“我的梦开始变清楚了,我梦里,都,都是你。”

马龙曾经在歌里听到过,“确定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心有灵犀这个词大概和这句歌词一样奇妙。

听完方博的话后,马龙抓住了脑海中闪过的一些念头,他看着有些慌乱的方博,说道,“我知道怎么治好你的失眠。”

“怎么治?”方博有些兴奋地看向马龙。

看着方博亮亮的眸子,马龙想起了那晚明亮的星,笑了起来,轻轻说道,“这样治。”

一个吻落在了方博的唇上,像是羽毛轻轻抚过,马龙的吻让方博的心有些痒。




当天方博搬到了马龙的宿舍,美名曰替方博治疗失眠症。

方博看着高兴地合不拢嘴的马龙,愤愤地指责,“你,你这是别有用心!”

马龙整理好床铺,打开了窗,对着方博说道,“我还会心怀不轨呢,要不要试试?”

“心怀不轨?”一天内接受了太多信息量的方博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指着国乒队长骂道,“要不要脸!竟然跟我玩儿成语接龙!”




夜静了,两人伴着微风睡下了。

睡梦里,马龙终于见到了梦境的后半段。

飞船遇到了不可控的陨石,方博受了重伤,记忆碎片散落在了不同的时空。

“想让他醒来就必须找到全部的碎片。”

“一旦进入平行时空,你一切有关现在的记忆就会消失,能不能唤醒他的记忆就凭运气了。”

“要试吗?”

“嗯。”

不管你在哪个时空,我都会找到你,爱上你。









End.






感觉这个设定好中二啊(捂脸ing)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