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线又坏了

请点开(๑• . •๑)

不用关注

cp不定,间歇性写文

致力于解锁各种表白姿势(☆_☆)

【龙博/伪现实向】分手倒计时(一)

距离出发时间还有十个小时,方博只在行李箱里放了一些洗漱用品,许昕打来电话的时候,方博正对着床上的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发愁。


“喂,方博儿,干什么呢?”


方博拿起手机,把衣服推到一边,坐在了床上,“还能干啥,收拾行李呗,怎么,你收拾完了?”


手机那头传来了两声轻笑,“早收拾完了,就你这慢腾腾的性子,明天可别迟到了。”


方博忿忿地哼了一声,说道:“你别瞎操心了,明天我肯定比你早到。”


“那行,明天见吧。”


方博摁断电话,倒在了被褥里。头顶的灯光有些刺眼,方博捂住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周前,刘国梁把方博,许昕,张继科和马龙叫到了一起。


其实,自从递交了退役申请后,他们四个人就再也没有碰过面了,每个人都忙碌了起来,天南海北地跑,张继科回了青岛,许昕追星追到了国外,马龙……马龙在干什么呢?方博猛然发现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马龙的消息了。


这样自然比不上在国家队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聚会倒也去了不少,但是算一算他们四个人都在的时候,却是没有的。


方博以为刘国梁这次是给他们几个准备了场“践别宴”,就是那种喝两杯酒,然后讲点掏心窝子的话,这样的宴会。


在赴会的路上方博一直在心里打草稿,要感谢教练,感谢队友,尤其是刘总教练,头发越来越白了。方博想着离开国家队那天,刘国梁的那声叹息,鼻头不禁泛酸,到时候哭了可就丢人了。


然而,方博没有哭,想了半天的致辞也没用上。


刘国梁向他们几个介绍了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是一位电视台的导演。


方博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大致意思就是导演要做一档旅游类的综艺节目,想请他们几个参加。方博对娱乐圈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既然是刘教练给搭线的,参加也可以。


其他几个人也答应了下来,许昕在一边问着一些细节问题,方博借此机会朝许昕的方向望去,偷偷瞥了眼坐在许昕身边的马龙。


那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今天没有抹发胶,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下巴的胡子没有刮干净,露着点青茬。


那天张继科请客吃了顿饭,饭桌上觥筹交错,几个大男人聊起天来也有些激动。可是,方博又瞥了眼马龙,今天整整一个下午,马龙一个正眼都没看过他。方博低头小声地骂了句,小气鬼。





一起录节目的还有四个明星,送机的粉丝必然少不了,浩浩荡荡的一拨人挤在机场,让方博有种也成为了大明星的错觉。


“方博儿,”许昕戴着他那款骚气的墨镜挤到了方博身边,“待会儿…………”


“什么?”粉丝的声音太大了,方博根本听不清许昕的话。


“我说!”许昕稍微弯了弯腰,凑近方博的耳朵喊道,“一会儿跟紧我,别被人群挤散了!”


“行!”虽然方博很想怼上两句,可是看着人山人海的阵势,方博还真怕出事,毕竟以前也走丢过。


听到方博的回答,许昕怔愣了一瞬,今天怎么这么听话?想着又揉了揉方博的脑袋,还是有点可爱。


看到许昕的摸头杀,粉丝的尖叫声顿时更大了。


“许昕那边怎么了?”人群另一边的张继科正低头玩着手机,突然听到了一阵尖叫声,抬起头来望了望。


“不知道。”


张继科看着马龙面无表情地望着许昕和方博的方向,感觉这哥们儿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或许是人太多了,张继科知道马龙很注重个人隐私,以前接到节目邀请也是能推就推,真推不掉了就会生上一天的闷气,脸板起来吓得其他队友绕着他走,这次怎么就答应了呢?





飞机不知道飞了多久,方博醒来的时候许昕正在吃着水果。


“哎,你醒了?”


“嗯。”


“来吃点水果清醒清醒,马上就到了。”


接过许昕递过来的水果,方博朝座位后面望了望,张继科在和导演聊天,马龙在闭目休息,耳朵里还戴着那条黑色的耳机。


发现方博一直朝马龙那边望,许昕也往后看了看,“哎?我师兄咋还睡着呢,得快点让他醒醒。”


“没事儿。”方博转过身子,及时阻止了就要有所行动的许昕。


“嗯?”


“啊,”看着满脸疑惑的许昕,方博急忙解释道,“我师兄不是在那儿吗,他会叫醒马龙的。”


“也对。”许昕想了想,又安心地吃起了水果。


其实根本不用喊,方博知道,马龙戴着耳机的时候从来不会睡着。





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酒店。


作为综艺节目的一部分,房间的分配也是个看点。由于是节目的第一站,导演决定让嘉宾自己选择室友。


导演说完后,方博就看见许昕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还没等许昕开口,马龙已经接过了导演手里的房卡,“那我和大博儿一间房吧。”说完,冲着发愣的方博挑了挑眉。


莫名受到挑衅的方博有些紧张,怎么办,比电视剧更狗血的事情出现了,前男友主动要求和我住一间房该怎么办?






tbc.





【龙博】嘘!天黑了

●bud,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



【1】

“呼~终于走了,吓死我了!”方博摘掉帽子,长叹一声,瘫倒在了床上。


“周雨可真能说。”


默默吐槽了一会儿,方博翻了个身,拿起床头的镜子,上上下下照了个遍,发现头顶的一对猫耳朵还没有消失。


“这可咋整?”方博皱起了脸,头顶的耳朵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微微动了两下。


两天前,方博正在屋里直播,看着屏幕里飞快滚过的字,眼晕的方博看到了一行加大加粗的飘屏“你喜欢马龙吗?”


说起来方博已经好久没直播了,这次还是为了他的兄弟旺旺才答应了直播,毕竟是多年的情分不是?


长时间不直播的后果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知道说什么的后果就是看见啥就说啥,方博把问题念了出来。


念完之后才猛然惊醒,我在说什么?


虽然这就是个最常见的问题,毕竟网友们总是热衷于猜测队员之间的关系,可方博却慌了神。


因为他真的喜欢马龙,不是那种喜欢,而是那种喜欢,想要和他胡搞乱搞的那种喜欢。


平常网友总是问他是不是喜欢许昕,可今天却问了在他们眼中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马龙。


不按常理出牌啊这是!


可后悔也来不及了,为了使自己显得更加真诚,方博睁大了他那原本就大的眼睛,对着手机屏幕说道:


“喜欢啊,我们都,都挺喜欢马龙的,他球打得好。”


【2】

直播结束之后,方博收到了邱贻可发来的微信:


侄儿,你的眼睛够大了,别再睁了。瞧我眼睛比你大.jpg


侄儿,我朋友问我你是不是那个旺旺的原形,你啥时候发展的副业啊,我咋不知道?惊讶.jpg


侄儿,看看你妹妹可爱不。心心心心心心.jpg


又做我的表情包,我这必须得给他拉黑了。


方博正噼里啪啦地打着字,突然觉得头顶又热又痒,就伸手去摸。


“哎呦我去!这什么玩意儿?”


【3】

方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猫耳朵在头顶欢快地动来动去,越看越吓人。


“这到底咋回事啊?”方博觉得自己快哭了。


就在方博考虑自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毕竟国家有规定“建国后不准成精”,猫耳朵消失了。


方博惊讶的呆若木鸡,就是字面意思,此时的方博呆得像个木鸡,多亏手机铃声唤醒了方博。


是方博之前定的闹铃,已经十二点了。


方博小心地摸了摸头顶,确定没有东西后松了口气。


“大概是我太困了,得赶紧睡觉。”


【4】

第二天醒来,方博又摸了摸头顶,什么都没有。


“哎?这个梦可真够吓人。”


确定自己是做了个梦,方博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放心地训练去了。


训练结束之后,方博正准备和周雨去吃饭,被马龙叫住了。


“大博儿,这是邱哥让我给你的。”


一个旺旺抱枕。


方博嘴角稍微抽搐了两下,还是接下了抱枕。


“你那直播我看了,你怎么那么紧张呀?”


方博原以为接了抱枕就能走了,却没想到马龙主动和他聊起了天。


“那我是好久没直播了,有点紧张,嘿嘿。”


“哦,对了,我昨天买了只猫,给玘哥看了,玘哥说长得挺像你,哈哈。”


还在跟着马龙傻笑的方博在听到猫之后完美诠释了“垂死病中惊坐起”的精髓,他突然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不是一个梦。


“队长,我,我饿了。”


“那你快去吃饭吧,我听说食堂新上了个糖醋排骨,去尝尝。”


“嗯,我知道了,那我,我先走了!”


“去吧。”


方博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宿舍,果然头顶又开始痒了,一双猫耳朵又长了出来。


然而夜里十二点之后,耳朵却自动消失了。



【5】

发现了“规律”之后,方博心里总算有了点底。


幸亏白天不长,好像是太阳落山之后才出来的?


方博正在宿舍里摆弄着耳朵,突然有人敲门。


“博哥你在吗?我来给你送饭!”


是周雨!


方博慌乱地捂着耳朵,应了一声,


“哎,在!等,等会儿!”


方博连忙从床上抓过一个帽子戴在了头上,确定看不出耳朵后才忐忑地给周雨打开了门。


“博哥你怎么没去吃饭?”


“我,我不……”


“哎?你怎么戴着帽子?”


眼看着周雨就要来摘自己的帽子,方博急忙抓住了周雨的手腕,


“我有点感冒,咳!咳!冷。”


“那你多穿点,多穿点,”周雨提了提手上的饭,“那你还能吃荤的吗?龙哥让我给你送的排骨。”


“能,这必须能吃,也不是很严重。”


“那行,哎,博哥我给你说……”


……    ……



【6】

训练提前结束了,方博看了看太阳,决定还是回宿舍躲着。


刚回到宿舍,门就响了起来。


“大博儿,在吗?”


是马龙。


方博看了看时间,还早,马龙应该待不了太久。


也没找帽子,方博起身去开门。


“听说你感冒了?”


“啊,那个,就是小感冒,好多了。”


“我让我妈给你熬了点梨汤,趁热喝吧。”


方博接过梨汤,打趣道,“真的是伯母熬的吧?”


上次感冒的时候,马龙不知道从哪儿学了熬梨汤,熬了整整一个小锅,结果喝得方博拉了两天肚子。


“不是我熬的,不用怕。”马龙笑着揉了揉方博的头发。


方博摸着马龙揉过的地方,突然感觉头顶热热的。


收拾完碗筷,马龙对方博说,


“大博儿,明晚有空吗?”


明晚?方博的眼皮突然跳了跳。


“队里让我做个直播,可是我又不懂这些年轻人玩的东西,就想让你帮我个忙。”


这绝对不行啊!方博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


“明天晚上,可能……没空,那个,张继科他会,你让他教教你。”


“可我想让你教我,可以吗?”


马龙微微皱起了眉,歪着头看着方博。


方博感到心跳快了几拍。


绝对不是我肤浅啊!你喜欢的人对你做出了疑似卖萌的动作你能忍吗?不能!


虽然很想和马龙呆在一起,可是耳朵怎么办?


方博朝窗外望去,糟了!太阳太下山了。


“大博儿?你怎么了?”


“嗯,啊?没,没事儿,我就是,我就是,我,我……”


方博越说越急,眼看就要天黑了,头顶开始发痒了,方博觉着有什么东西就要跑出来了。


“我,我喜欢你!”



【7】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了天际。


屋内很静,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方博呆住了,他现在只想扇自己两巴掌,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大博儿?”


“嗯?”还在懊恼的方博无意识地应了一声,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耳朵,方博连忙给马龙解释。


“那个……”


马龙捂住了方博的眼睛,方博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飘散在了空气中。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他的手掌好湿啊。


“你可要说话算数。”马龙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什么?”


屋里又静了下来,方博却感受到了马龙越来越近的呼吸和一个落在额头的吻。


“我也喜欢你。”









End.

互道喜欢之后耳朵就不见了👍



【龙博】Find you(短,一发完)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翼年代纪》(好像是这个名),借用里面的梗,还有些奇幻剧情(什么鬼),大概是一个寻找真爱的故事?

●bug,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






又做梦了。


马龙醒来的时候心跳得厉害,空调被停了,身上出了汗,黏湿的感觉让马龙稍微找回一丝真实感。

屋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马龙抬头看了看表,3:05,比昨天早了二十分钟。

找到遥控器,又打开了空调。渐渐地,冷气充斥了房间,空调嗡嗡的声音让马龙冷静了下来。

已经连续三天了,这三天马龙总是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无垠的星空,漂浮的陨石,还有方博。

马龙认为自己不是个很迷信的人,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合,马龙不得不开始思考方博和这些梦的联系。

老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是一点都不错。马龙不禁开始想,是不是自己老想着方博才会做这些奇怪的梦。

想到方博,马龙心情又好了起来。

意识到喜欢方博是不久前的事情,大概就是三天前?这么一想这些梦还真有可能和方博有关。

喜欢上方博并不是一件难事。可能是一个月前,也有可能是三个月前,或许更久一点,马龙开始发现自己总是喜欢盯着方博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马龙感到有些奇怪,并且开始回避方博。

平时除了练球外几乎就没再和方博说过话,直到有一天张继科找了过来。

“哎,你怎么回事?”

“什么?”

“方博儿啊,”张继科转过头看了看正绕着场子捡球的方博,又转过头来对马龙说道,“他怎么招惹你了?”

马龙也偏过头去望了一眼,正好看到许昕拿了个球逗方博玩儿,“没有,他哪里招惹我了,你为什么这么问?”

“还没有呢,你看你这脸臭的,方博傻,我可不傻,这两天你总是给他甩脸子,到底怎么回事?”

“真没事儿。”马龙收拾好了包,想了想还是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是我自己的原因,这两天有些燥了。”

张继科将信将疑地看了马龙一眼,又叮嘱他道,“方博儿虽然看起来傻,可心里还是挺在乎的,你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察觉,你好好整理整理。”

马龙应了一声,心里却懊恼起来。马龙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问题,就算和方博有关,也不该躲方博,更何况自己躲开了心里还是奇奇怪怪的。

想通之后马龙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盯着方博笑。

看着和队友笑作一团的方博,马龙的心里有些酸涩,可他也为自己前段时间的失态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大博儿这样的小孩儿谁不喜欢呢?马龙相信他们对于方博的喜爱是出于同一个心情。

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马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方博的眼睛。

什么样的眼睛最好看呢?看着微博上的问题,马龙的脑海中几乎是立刻浮现出了方博的模样。

评论里有很多漂亮精致的眼,可马龙认为他们都比不上方博的眼睛。

马龙描述不出方博的眼到底好看在哪里,只是每当自己凝视着他的双眼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星光烂漫,也能听到心动的声音。

方博眨了眨眼,上下的睫毛如翻飞的蝴蝶,在马龙的心里刮起了阵阵暖风。




三天前,队里组织去爬山,男人至死都是少年,而少年的心里总是有些莫名奇妙的热血情怀和浪漫主义,因此队友们准备在夜里出发,去山顶看一看日出。

爬到一半,大家开始打趣起夜里爬山这个决定,饶是运动员也经不住了,山越来越陡,马龙让大家休息一会儿。

坐在石头上休息,马龙开始在吵嚷的队友中间寻找方博的身影,转来转去,在一棵树旁发现了方博。

方博正抬着头看着夜空,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眼睛亮亮的,嘴巴也傻傻地张着。

马龙顺着方博的视线看去,头顶是一片璀璨的星空,大大小小的星粒散落一片,仿佛触手可及,最显眼的就是北斗七星。

大概是看到了北斗七星吧,果然还是像个小孩儿,马龙笑了笑,又去看方博。

方博已经盯着星空笑了起来,像是感觉到了马龙的视线,方博转过头来冲着马龙笑,手里还指着天空,“队长你看!北斗七星!”




马龙打了个寒战,从回忆里清醒了过来,拿过遥控器一看,空调的度数太低了。

关上空调,马龙打开了窗户,还是感受一下自然风吧。

夜里暑气散尽,微凉的风争先恐后地跑进了屋。马龙抬头看了看星空,北斗七星晃晃地挂在空中,马龙笑了笑,有些幼稚地指着夜空的星说道:
“你们可比不上他好看。”




尽管睡得很晚,可马龙还是按点醒了过来。训练的时候方博又迟到了,看上去像是没睡好,整个人都很憔悴。

马龙又担忧起来,方博持续这样的状态已经一个星期了,刚开始的时候马龙找方博谈话,可方博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开始无缘无故的失眠。

看今天的样子,昨晚应该是又失眠了。训练结束之后,马龙打算再和方博聊聊,可是没想到方博先拦住了马龙。

“队长,我给你说个事儿。”方博神叨叨地压低了声音,拉着马龙往更衣室的方向走。

“大博儿,怎么了?”马龙任由方博拉着,心里却涌上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这儿不方便说,我们去更衣室。”

到了更衣室,方博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稍微松了口气。

“大博儿,什么事儿?”

“我觉着,我失眠可能和你有关。”方博摸了摸鼻子,悄悄地抬头看了看马龙,见马龙一脸疑惑,又继续说了下去,“就一星期前,我开始失眠,晚上老是梦见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直到三天前,就,就我们爬山回来那天。”

“我的梦开始变清楚了,我梦里,都,都是你。”

马龙曾经在歌里听到过,“确定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心有灵犀这个词大概和这句歌词一样奇妙。

听完方博的话后,马龙抓住了脑海中闪过的一些念头,他看着有些慌乱的方博,说道,“我知道怎么治好你的失眠。”

“怎么治?”方博有些兴奋地看向马龙。

看着方博亮亮的眸子,马龙想起了那晚明亮的星,笑了起来,轻轻说道,“这样治。”

一个吻落在了方博的唇上,像是羽毛轻轻抚过,马龙的吻让方博的心有些痒。




当天方博搬到了马龙的宿舍,美名曰替方博治疗失眠症。

方博看着高兴地合不拢嘴的马龙,愤愤地指责,“你,你这是别有用心!”

马龙整理好床铺,打开了窗,对着方博说道,“我还会心怀不轨呢,要不要试试?”

“心怀不轨?”一天内接受了太多信息量的方博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指着国乒队长骂道,“要不要脸!竟然跟我玩儿成语接龙!”




夜静了,两人伴着微风睡下了。

睡梦里,马龙终于见到了梦境的后半段。

飞船遇到了不可控的陨石,方博受了重伤,记忆碎片散落在了不同的时空。

“想让他醒来就必须找到全部的碎片。”

“一旦进入平行时空,你一切有关现在的记忆就会消失,能不能唤醒他的记忆就凭运气了。”

“要试吗?”

“嗯。”

不管你在哪个时空,我都会找到你,爱上你。









End.






感觉这个设定好中二啊(捂脸ing)




旧图新说(什么鬼😂😂😂)

啊啊啊!忘了一件事,这两张图是我之前从lo上看见保存的别的姑娘的图,如果不妥当请姑娘们指出来,会删的,抱歉抱歉🙏🙏🙏🙏🙏🙏🙏🙏🙏🙏

论龙博两人相配的点(瞎说,cp脑,请不要当真)

p1,拿酒杯时两个人手放的位置,队座这个喝酒的姿势和小博儿一比莫名的攻气冲天

(怎么办,感觉小博儿喝酒的时候也这么可爱🙈🙈🙈)

p2,小博儿的酒量应该不好,从图片中裸露的地方来看,我怀疑小博儿是那种一喝酒浑身上下都会红的人🙊🙊🙊

还有队座搭在小博儿肩上的那只手,有没有觉得大拇指在轻轻抚摸小博儿的脖子!!!有木有!!!

还有两点让我性奋的就是这两个人的年龄差+队长与队员的身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已授权

两个小可爱∪・ω・∪

图来自这个👉可爱的lo主 @HIAUNTIE

小贼,哪里跑!(ooc,一发完)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都是我编的。


智障又短小的一篇👀👀👀

江湖au

谢谢小仙女们的喜欢🎅🎅👸👸




【1】
方博加入了当地最大的一个帮会,嘿嘿嘿,马上就能白手起家,走上人生巅峰了,想想还是好激动呢!


【2】
方博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听着老帮主讲话,

“我们这个帮会的日常任务,是哇,就是救济穷苦的老百姓。”

不愧是江湖大帮,真是仁义。

哎?你们为什么发给我夜行衣?


【3】
完了,上贼船了。



【4】
方博已经蹲点蹲了三天了,终于找到机会溜进了“天下第一”庄。

听说这个庄主有钱的很,我得争取挽救一下我的业绩。

方博绕过了七七四十九颗树,找了一百零八间屋子,终于找到了藏着金银珠宝的地方。

小心翼翼地翻窗进去,拿出袋子,咦?

这珠宝不行啊,怎么都是假的?

“真的在这儿呢!”

卧槽!谁!



【5】
方博回头一看,发现床上正卧着一个姿势极其风骚的人,哥儿们,你什么时候来的?

马龙支起胳膊,冲着方博拍了拍床铺,

“过来啊,你不是想要这些珠宝吗?”

“我,我可是正经人!”

妈的,赶紧跑!

方博正要施展轻功,却被人拦腰抱住,丢到了床上。

妈妈呀!非礼了!



【6】
方博小心地蜷在床的一角,想要找个机会跑出去。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正好碰上了马龙那双含笑的眼睛,脸不禁一热。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知道你在我府外蹲了三天,今天我是特意撤走了侍卫,就等你来呢。”

“你,你,你等我干嘛!”虽然打不过,可气势不能怂。

“我无聊啊,抓你过来陪我聊聊天。”

“那,那也不能在床上聊啊!”

“我不管。”说着,马龙就拽过躲在一角的方博,欺身压了上去。

“哎!哎!你,你干嘛!”

“别动,不然我叫侍卫进来抓你。”

娘哎!有人碰瓷!



【7】
马龙抱着方博躺了一下午,气得方博直翻白眼。

“你抱好了没啊?我要回去了。”

“嗯?你不要珠宝了?”马龙从方博的脖颈里抬起头来。

“哎,不要了。”还要啥啊,清白都没了!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珠宝,你来陪我聊天,每天十串怎么样?”

“好!”

“你答应的还真快。”



【8】
当天晚上方博拿了十串珠宝回去,临走前,马龙还再三嘱咐,

“你明天一定要来啊!我等你!”

“嗯嗯,一定一定!”

哼,老子又不傻,我可不再来了。



【9】
第二天方博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之后就在床上叹气。

哎,他不会真等我呢吧?不会不会!他一定在耍我。

那万一真的等我怎么办?哎,我和他不过萍水相逢,更何况他是大庄主,我就是个江湖小贼,也轮不到我担心。

就这样吧。



【10】
“方博儿,你干嘛去?不吃午饭了?”

“我,我有事儿出门一趟,不用等我了。”



【11】
方博推开门,看见马龙正趴在桌子上,跟前还有一堆已经凉了的饭菜。

听见声音,马龙抬起了头,表情有些委屈,

“不是说好了早晨来吗?我都帮你备好了早饭。”

“我,我起晚了,真,真的。”

方博有些愧疚的看着马龙,“你吃午饭了吗?要是没吃,我去帮你做。”

听着这话,马龙才又有了笑意。

“走,我带你去厨房!”



【12】
“嘭”地一声巨响,惊飞了树林里的鸟。

“呃……我还是让厨娘去做吧。”

“对,对不起啊。”

“没事儿,不就一个厨房嘛!炸了再盖新的!我有钱,吸吸吸!”



【13】
最近,帮会里的人发现方博的业绩越来越好了,不禁感到欣慰。

这傻小子终于不赔钱了。

“师兄,我出去了,晚饭不用等我!”

“等会儿,”张继科叫住了正要出门的方博,“你这段时间怎么老是往外跑?是不是干什么坏事儿了?”

“没,没,没有,我哪能干什么坏事啊,哈哈,哈。”

“你听你笑两句都结巴,行了,早点回来,去吧去吧。”

孩子大了,哎!



【14】
方博赶到庄里的时候,马龙正在花园里和一个衣着亮丽的女子谈话。

两个人有说有笑,甚是和谐。

方博突然觉得有些累了,这不是有人陪你吗?骗子。



【15】
马龙回到屋内,看见方博正逗着他前两天新买来的猫。

“它倒是和你很亲近。”

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了十串珠宝,递给方博,“给,这是今天的。”

方博看着马龙手上的珠宝,觉得今天的珠宝莫名的刺眼,刺得眼睛有些酸涨。

“我不要了,”方博推开了马龙的手,“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你也不用给我这些东西了。”

“你什么意思?”马龙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没什么意思,我不想来了。”

马龙上前抓住了方博的手腕,声音里隐约有些怒气,“什么叫你不想来了?”

“不想来就是不想来,你管我!”

方博挣脱了马龙的钳制,抬脚就要走。

“你觉得我管不到你吗?”马龙有些气急了,这小傻子真不开窍,白亏我暗示了这么久。

“你哪里还管我!你去管你的小娘子吧!”方博也气急了,你这负心汉,白亏我待你这么好!

“什……什么?”



【16】
“原……原来她是你表姐啊。”

妈的,丢人丢大发了。

“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吃醋了。”

马龙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红起来的耳朵,笑的合不拢嘴了。

嘿嘿嘿,媳妇追到手了。



【17】
第二天天还没亮,方博就奔向了“天下第一”庄,身上还背着一个大袋子。

“这是什么?”

方博气喘吁吁地到了马龙的房间,把袋子往桌上一扔。

“你自己看。”

打开一看,全是珠宝。

“这是我的聘礼,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一堆珠宝换来了一个媳妇,还把自己嫁出去了,没毛病,没毛病!

嘿嘿嘿。





End.

何方道友在此渡劫!(短,一发完)

私设,ooc

(tag可能疯掉了)






【0】


钟灵山,灵秀之地。山下有一小镇,小镇依山傍水,日夜汲取着钟灵山的灵气,孕育出不少灵神灵物。


【1】


马龙是镇里新来的小老板,在镇上开了间饭馆。镇里百年来没人进出,今日突然来了个俊俏的小生,引得镇上的老老少少都去围观。

“哎,小伙儿你叫什么啊?”

“小伙儿哪里人啊?”

“小伙儿生得俊着来!”

“小老板这饭馆啥时候开业哎?”

……  ……


【2】


饭馆的生意蒸蒸日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马老板坐在二楼的看台上,看着底下热闹的光景,呷了一口茶,乐得摇起了小蒲扇。

月上柳梢头,街道两旁挂起了灯笼,小贩们支起了摊,百姓熙熙攘攘的,也热闹了起来。马龙在街上慢悠悠地散着步,却瞥见身后一抹人影,心下了然,继续晃悠着蒲扇,停在了卖葡萄的小摊前。

“哎,马老板您来了!买点葡萄?”

“嗯,给我来串。”

“好来!马老板今天心情不错啊!”

“嗯?有吗?”

“那必须有啊,您这笑得明晃晃的,收走不少芳心呐!”

“哈哈,见笑了,今日碰巧遇到一只雪白的灵猫,我便收来供着了,开心呐!”

“嗬!这可是件大喜事啊,山上灵物不少,马老板是有福之人!”


【3】


拎着一串葡萄,马龙走到了集市外的胡同口,收了蒲扇,对着身后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出来吧!”

暗处里走出来一个人,青色的衣衫,身形消瘦。

“说吧,为什么跟着我,小猫?”

“我,我不是小猫!我已经修成仙了!”结结巴巴地,声音却是意外的软糯好听。

“哦?那请问猫仙大人为何跟着在下?”

“方博,我叫方博。”听着马龙话语里百转千回的调笑,方博的脸有些发热。

“我有一事相求,可不可以让我在你的饭馆里待三个月?”

“神仙也要打工吗?”

“不,不是,其实……”

“嗯?”


【4】


其实方博是个食神。

当初,方博在钟灵山上修成了仙身,土地公告诉他要在明日鸡鸣之前赶到仙界报道,分配仙官。

第二天,方博毫无意外地起晚了,赶到仙宫就只剩下了食神这一个职位。好在方博对于官位没什么追求,心想着当个食神也不错,反正不愁吃喝了。

仙界套路深,方博很伤心。万万没想到,方博这个食神差点饿死。

原来食神不仅要庇佑一方的厨师,还要在头三个月吸取凡人吃饭时产生的幸福感才能保持仙身恒定。

方博恍然大悟,急忙跑到钟灵山下觅食,正好碰上马龙的饭馆开张。看着新饭馆的生意红火,方博想着总算不用饿死了。正要动身,却发现自己根本进不了饭馆。

无奈之下,方博只好偷偷跟着马龙,琢磨着寻个机会溜进饭馆。


【5】


“原来如此。”马龙又摇起了小蒲扇,“既然是仙家有难,那这个忙我一定会帮!”

“真的吗?谢,谢谢你!”

这个人还真是心地善良,本来还想威胁他一番呢!

喂喂!你这个样子威胁谁啊!跟踪还被人给发现了。

哎,哎,你别乱说!

“那你今晚就跟我回去吧。”

“行!”

“不过你可不能白吃,这三个月就在我店里当个跑堂如何?”

“没问题,我不白吃!”

春日里的傍晚清爽又怡人,声音散落在徐来的微风里。

“哎,你,你笑什么啊?”

“没,没什么。”

“你别学我说话!”

“没学没学,吃葡萄吗?”

“嗯,我尝尝。”

月亮静悄悄地爬上了山头,街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惊醒了树梢上的小山雀,一天又快结束了。


【6】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三个月里方博吃胖了不少,饭馆的生意每天都很红火,人们吃得开心,方博也跟着开心,三个月下来肚子上已经有了赘肉。

前些日子方博还会因为肚子上的肉而犯愁,每天反省自己不该多吃。可是最近几日,方博没有心情去烦恼这个了。

因为方博有了心事。

三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可是方博不想离开。

这里的饭很好吃,这里的百姓很淳朴,这里的马老板很好看。

马老板也很温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还会捏小泥人,给我糊花灯,给我做冰糖葫芦,不嫌弃我睡懒觉,啊,马龙真好!

马龙真好,可惜不是我的。

唉!


【7】


“明日你就要走了。”

“嗯。”

“在你临走之前我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我一定帮你!”

“这饭馆也开了不短的日子了,生意不错,可我一个人貌似有些力不从心了,太忙了,你?

“我?”

“你想留下来当个老板娘替我分忧吗?小猫?”

“都说了我已经修成仙身了!”

“哦,是我说错了,猫仙大人。”

“我们当神仙的讲究个知恩图报,”

“嗯。”

“既然你帮了我,那我就以身相许吧!”


【8】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啊,两人就厮守一生,白头到老了呗!

哎~

醒木一拍,听书的百姓散了场,回家的回家,逛街的逛街,街道两旁又挂起了灯笼,夜市开始了。


【9】


“哎!马老板又来了!”

“嗯,老伯再给我来串葡萄。”

“没问题!马老板可是好些日子不来了。”

“家里的小猫缠人得很,脱不开身啊。”

“呦!那灵猫还供着呐?”

“好不容易碰到的,我得好好供着。”

“那是,那是,这山上的灵物都灵得很,听说百年前有人见过一条白龙从山间一跃而起,飞上了九重天,老人都说那龙是去仙宫当官了!”


【10】


马龙拎着一串葡萄回了家,方博正在院子里糊灯笼,马上就要过年了,旁边还趴着一只小花猫。

“大博儿,我有件事跟你说。”

“什么事?”

“你知道当初你为何进不了我的饭馆吗?”






新年之际,众仙归位。





End.


Au

ooc

一个乱七八糟的小故事







<1>

方博被骗了。

被自己的亲师兄骗了。

<2>

“博儿,我这队里缺个人,节目就要彩排了,你来帮我应应急行不?”

“没问题,哥!”

<3>

“张继科,我一个高富帅你让我演个小娘炮!”

“怎么了?看不起小娘炮啊?小娘炮也是人呐!这样的角色才是挑战演技,你得好好努力!”

<4>

彩排过后,张继科有些担心,

方博儿好像,太努力了。

<5>

节目录制开始了,初次上场的方博有些紧张,有些激动,还有一些心动。

这主持人可真好看啊。

<6>

马龙第三次感受到了旁边小心翼翼投过来的目光,不禁泛起了玩心。

顺着目光,直直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看着那人小鹿一样的眼睛慌得滴溜溜乱转,马龙的笑意从心里传到了眼里,又到了嘴角,

脸红了,真可爱,吸吸吸。

<7>

录制节目的张继科有些担心,

我的小白菜好像要留不住了。

<8>

节目录完之后,方博陷入了纠结。

我演得角色会不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他刚才是不是对我笑了?这是不是说明他喜欢我?我要不要约他去看电影?我们结婚的时候该请谁呢?

哎,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9>

“继科儿,这期表现不错啊!”

“哪里哪里!”

“你小师弟的手机号是多少?”

“……你不再跟我多客套两句吗?”

<10>

回到家的方博越想越难受,干脆抱着张继科送的仙人球,一边拔刺一边嘟囔,

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他可真好看啊。

<11>

拔刺拔到一半就嘟囔岔了,方博不禁叹了口气,

美色误国啊!

<12>

距离下一期节目录制还有三天,三天之后才能再见到马龙。见不到真人就看看假的吧。

方博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好播着方博他们参加的那一期节目。

电视上播到了主持人对每个作品的看法,方博忐忑不安地等着,终于轮到了自己的节目,

好激动啊!好激动啊!

<13>

马龙温柔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来,

“我觉得方博儿是个很努力的孩子,我很喜欢他。”

<14>

同样坐在电视机前的张继科不禁为马龙鼓起了掌,

方博这小子笼共就演了两分半,您还能看出来他的努力,真棒!

<15>

“喂,大博儿吗?我是马龙,今晚有空出来看电影吗?”

<16>

“哥!我有男朋友了!”










End.







轮回

逻辑不通,人物ooc,都是我编的,假的!假的!假的!






-1.

“他这一世可曾受苦?”
“幸福安康,一世美满。”

0.

生命的油灯燃到尽头,方博在恍惚间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很温柔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在哪儿呢?

1.
“下一个!李狗蛋!”
“来了来了!”
“后面的明天再来吧!要下班了,下班了!”
方博看着面前的鬼差毫不留情地关上了轮回殿的大门,呆呆地回头瞧了瞧,终于忍不住地破口大骂:“这他妈哪还有鬼!不就剩我一个人啦!”
…… ……
“哦,不对,就剩我一个鬼了。”

2.
没排上号的方博只好在地府里来回地瞎晃悠,晃悠来晃悠去,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地方我也没来过,这今晚上哪儿住去?

3.
“去往生河啊!那儿有地方住!”
“不用谢,不用谢,我叫大鹅,嫂子客气了!”
“没,没有!没说嫂子啊?哦哦!我说的是小子,小子你客气了!”
“我,我们快走吧!再晚就赶不上了。”

4.
往生河没有方博想象得恐怖,反而很漂亮。河畔萤火点点,映得河里细碎的波纹熠熠发亮。河里的往生莲载着人们前世今生的思念,随着流水,缓缓地飘向远方。

5.
可这,可这再漂亮也不成呐,我上哪儿住啊?住莲花里吗?!

6.
发觉自己被骗了的方博忿忿不平地往回走,谴责着鬼心不古。走着走着,却发现迷路了。

7.
孟婆桥?孟婆汤……我去!三万一碗!这孟婆这么黑!

8.
“不黑不黑,我白着呢!”
一袭白袍,笑容晏晏,桥上的人负手而立,对着方博招手,
“过来。”

9.
好像千百次的轮回里都有这么一个人,立在孟婆桥边静静地等着自己。方博不觉地迈开步子,向他走去。

10.
“那个,那个,你,你是孟婆吗?”眼前的人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黑曜石般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方博被盯得有些害羞。
“我不是孟婆,孟婆去看她相公了。”
“相公?”
“嗯。”连温柔的声音里都带着些许的笑意。
“那,那你,是?”
“我是天上的仙。”
“天上的仙为什么在这儿?”

11.
我的心上人被贬入了百世轮回,我要在这儿等着他。

12.
“他为什么被贬?”
“因为他错付了真心,爱上了一个坏人。”

13.
“坏人?是,是你吗?”
方博有些想不明白,眼前的人面如冠玉,脸上的笑容让自己感觉很温暖,这样的人会是坏人吗?

14.
“为什么不会呢?”
面前的人轻叹一声,缓缓道出了一段故事。

15.
当年他拜到我师父门下学法,小小的一个人,也不爱说话,只知道刻苦练习,吃饭的时候也跑到墙角吃。他不爱笑,不笑的时候脸显得苦苦的,很委屈的样子。
后来有人欺负他,平常看着软软弱弱的一个人,真受了欺负却是倔得很。那天他鼻青脸肿的回来了,我看着有些心疼,去给他上药。
正上着药呢,他皱着一张小脸,眼泪就这么下来了。哭得抽抽搭搭的,说话都连不成句。
他哭着喊我,轻轻糯糯地一声又一声地喊着我。我抱住他,告诉他我会一直保护他。然后他在我怀里睡着了,睡着了也委屈得很,眼角还留着泪渍,我帮他拭去泪渍,他就这么抓住了我的一根手指头,一宿也没放开。

15.
听你这么说,感觉你还挺喜欢他的啊?
啊,是吗?

16.
再后来,他就长大了,几个师兄都很喜欢他,宠得他的性子也开朗了些。他越来越喜欢笑,笑起来脸上都是小褶子,但甜得很。
他的人缘很好,后辈们都怕我,却不怕他。他有不少好朋友,但我知道他最喜欢的人一定是我。
我比他年长了不少,有些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
年少的爱恋很容易显露出来,我每次低着头和他说话时,总能看见他白净的耳垂和后颈红成一片。他喜欢对着我软软地笑,眼睛里的爱意就这么藏不住地跑了出来。

17.
那你呢?你是什么喜欢上他的?
我吗?

18.
他在七夕向我表明了心意,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结结巴巴地说着话,一张小脸红透了,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眼里的风情也好看的紧。
他说,因为我对他好。
他可真傻,他不知道我对每个人都很好。
我对他说,如果他能帮我把灵石拿回来,我就答应他。
小傻子犯了愁,我知道他在愁什么。灵石是秦门的宝物,而秦门的小少爷是他最好的朋友。

19.
你利用他?难道你不喜欢他?
不喜欢吗?

20.
他还是答应了。七天后的一个晚上,他把灵石交给了我,我答应了他。可他却不是很开心,因为他欺骗了朋友。
我有点不喜欢他的情绪被他人左右,便骗他说这灵石一个月后就能还回去,他放宽了心。可这小傻子还是不知道,灵石一旦融入体内,就不能剥离。一个月后我会离开这里,有了灵石的法力,我定能登顶仙界,我等得太久了。
那晚他抓着我的手睡着了。

21.
你还真是个坏人。
是啊,我不是什么好人。

22.
一个月很快就到了,临走的前一个晚上,我在他的熏香里加了安眠散,留下了书信。天还没亮,我就出发了。
熔炼灵石需要十天,我找了一个山洞,打算闭关修炼。
修炼到第五天,灵石已经熔炼了一半,我突然感到心口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慌慌的,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从我心里被挖了出去。
我只当是熔炼灵石的副作用,因为我认为自己心里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

23.
十天之后,大功告成,我走出山洞。看到秦门小少爷失魂落魄的站在我面前,平日里整天笑容灿烂的人此刻却是满脸悲戚。他看见我出来,双拳不禁握紧,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告诉我,他被贬入了百世轮回。
秦门的小少爷,高高大大的一个人,就这么在我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在我走后,灵石的事情就暴露了,惊动了玉帝,那灵石是上古女娲传下来的宝物,绕是我师父也保不住他。最后还是上古大神出面,才让他只受百世轮回之苦。

24.
看着在我面前哭泣的人,我当时只想到了一件事,他还活着。

25.
我原以为自己是个无情无欲的人,他只不过是我布图中的一颗棋子,可我还是忘记了,就算修了仙身,我终究是个人,躲不过七情六欲,躲不过他。

26.
那后来呢?你见到他了吗?

27.
我赶回去的时候他已经进了轮回道。我去求玉帝,让我替他分担轮回之苦,玉帝却说天理命数,不能分担。我又去求师父,师父骂我糊涂,罢了让我先去秦门认错。
秦门的师父告诉我,只要我把灵石还回去,就可以帮我说情,让我在百世轮回之前等他。

28.
可那灵石不是不能剥离吗?

29.
灵石不能剥离,我却可以重塑肉身。

30.
我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呆了九九八十一天,肉身尽毁,灵石重现于世。

31.
百年后,我又重塑了肉身,法力却一点也没有了。
我在轮回殿里看到他第一世过得很苦,一张小脸还是皱皱巴巴的,不爱笑,我很想抱抱他,告诉他,我会保护你。

32.
我向师父告了别,独自一人练起了法术。我不敢松懈,我害怕太晚了,我已经错过了一次。

33.
终于在百年后,我打败了上古大神,登顶仙界。在册封大典,我赶去了地府,赶在他第三次轮回之际,又看见了他。

34.
这一次是他最后一世轮回了,再入轮回道,他会想起一切,我还在这儿等着他。

35.
“在见到他可不要再错过了!”
“不会的。”
“轮回的时间到了,你去吧。”
“那,那我走了。”

36.
再入轮回道,会想起一切。方博终于想起来了,每一世轮回,马龙都会在孟婆桥边等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给自己讲着两人前世的故事。

37.
桥上的人一袭白袍,笑容晏晏,对着自己招手,
“大博儿,过来。”






End.


大博儿和龙队真的去聚会了,哈哈哈,大博儿的剪刀手,大博儿喝酒老上头,龙队就看不出来,突然想开车👏👏👏👏